专家评“神药”广告如何防范:相关法律需再完善

  原标题:“莎普爱思之骗”若现国外将:禁售、刑诉、高额罚款?

  原标题:“神药”广告,也该吃“祛毒药”了

图片 1莎普爱思广告图

  一夜之间,名气不小的莎普爱思滴眼液“跌落神坛”,引起国家食药监局的关注,也引发网友对一些知名非处方药的疗效拷问。连日来,又有帖子曝光曹清华胶囊、匹多莫德等药物夸大疗效、虚假宣传。“不看疗效看广告”的药物,被公众调侃为“神药”。近年来,“神药”广告层出不穷,屡禁不止,不少严重误导消费者,如何撕掉这层“牛皮癣”?面对形形色色的药品广告,普通消费者又该如何对待?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黎史翔)据美国《侨报》报道,12月5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宣布:国家863计划研究结果表明,喝他们生产的王老吉(微博)可延长寿命大约10%。研究结果还有实验数据支撑,只不过实验的对象是大鼠。问题也恰恰在于,动物试验和人体试验完全是两回事,王老吉打了一个巧妙的擦边球,公布的是动物试验数据,却起到了让大众觉得是人类延寿的广告效果。

  “知名”药品被罚多次

  无独有偶,近日,一篇《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将“知名”眼药莎普爱思推上舆论风口。这篇文章揭露了莎普爱思滴眼液这一号称能治疗白内障的药品,在广告中的种种不实宣传。

  对莎普爱思滴眼液的“声讨”,最早源于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眼科主任崔红平,多家媒体跟进报道,国家食药监局已责令莎普爱思重新启动临床试验。

  而这样的广告宣传在美国、澳大利亚等地也有存在。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了解到,在美国如果涉及虚假宣传,首先两大监管机构可能将没收此前销售该产品获得的收入。其次,相关方在对其进行刑事和民事起诉。而在澳大利亚,“神药”的案例最为典型,因为涉及不实的虚假宣传,生产药物的产商更是面临600万澳元的高额罚款。

  拷问尚未结束,网友又瞄准了风湿骨病市场的“明星”——曹清华胶囊,洗脑式广告让曹清华胶囊家喻户晓,七天疏通关节,三个月内能让受损骨关节重生,躺在床上的患者能下地行走,拄拐杖的患者能健步如飞。现实中难缠的关节疾病,在曹清华胶囊广告里药到病除。如今,这样的“神药”也“现出原形”了。据了解,曹清华胶囊从推出市场至今,因虚假广告违法受到各地管理部门的通报批评、处罚超过10次。有媒体报道称,这款疗效神奇的胶囊其实只是保健品,曹清华的简历也被指多处造假。现在,曹清华胶囊官网对简历进行了更改,但仍被网友指责“漏洞百出”。

  宣传监管 

  记者梳理发现,在药品和保健品领域,虚假宣传已成顽疾,一些消费者耳熟能详的产品因广告中存在夸大、误导、隐瞒等问题频频被曝光,有的还屡遭处罚。大名鼎鼎的鸿茅药酒,因使用明星代言违反了《广告法》被上海工商立案,成为新《广告法》实施以来,全国工商部门立案查处的“广告违规第一案”。鸿茅药酒的广告违法次数达2600多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此外,“极草5x”被证实无效;“江中牌儿童健胃消食片”涉嫌虚假宣传被上海市工商部门通报;“舒筋健腰丸”因涉嫌广告违法,被山东省食药监局通报……

  美两大部门不但禁出售还可罚收入

  医药及保健品误导宣传问题突出,老年消费者易“中招”。来自中消协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受理的涉及医药以及医疗用品的投诉共1954件,其中涉及虚假宣传的485件,占25%,高居投诉类别中的榜首。

  据美国《侨报》报道,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不敢让副作用和药物原理统统写着“不明”的药物上架卖,并且要求药品广告的信息必须真实、均衡和传播准确,广告中不得使用安全可靠、毫无危险、无副作用等夸大疗效的词句,同时必须详细说明药品的副作用,广告中还应显示免费的咨询电话,显示联系网址,告知相关印刷品或者资料,同时提醒病患者向医生咨询。

  天下没有万能药

  洛杉矶消费者委员会委员、美国知名华人律师邓洪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药物方面,美国由两个部门管辖,一个部门是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对所有医生处方的药物进行管制。而非处方药由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所管理。这两大部门对于药物都有相关的标准,包括对药物的广告宣传。

  海军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创伤骨科副主任、上海医师志愿者联盟理事长苏佳灿告诉记者,他每次出差到外地,回到宾馆打开电视,总能看到电视台在播各种药品广告,还有些节目打着“养生节目”的幌子,实则推销药品。苏佳灿记得,有一次在外地出差,打开电视看到一个“医生”在介绍药理知识的同时,一个腰痛患者躺在地上疼得打滚,结果膏药一贴,五分钟后,地上的患者麻利地站了起来,台下爆发出一阵掌声和欢呼声。

  邓洪表示,其中两大部门规定药物制造商不能对药物进行不实的宣传;其次,对药物的效力、效用不能有夸大其词的宣传;第三,对很多不能治疗的疾病,不能作出不实的承诺和保证。此外,所有FDA认可的药物在广告宣传时,除了讲述药物的效力和效用以外,还必须要同时向消费者解释可能导致的副作用。

  “我一开始以为是小品,没想到是个营销,”苏佳灿说,“作为临床医生,看到这些广告非常气愤。一些药品看起来效果特别好,但实际作用有限,老百姓没有专业知识,也缺乏鉴别能力,容易被误导,甚至错失最佳治疗时机,这种教训是很惨痛的。”苏佳灿认为,很多药品有一定的疗效,但广告夸大其词,造成对消费者的误导。因此,有错的是药品广告,而不是药物本身。

  邓洪表示,如果出现违规的情况,这两个部门将首先向企业发出警告信,要求他们马上取消刊登或播放不实宣传的广告。第二,可以要求生产商或是经销商重新制作广告,并在同样的位置、同样的版面和同样的广告时间做出更正说明。再者,两大部门可以向法院申请禁止令,申请禁止这些药物出售,并且没收所有此前因销售该药物获得的收入。

  新华医院眼科主任医师辜臻晟也谈到,临床上没有万能药,也很少有完全无效的药,“比如一些眼药水,虽然对治疗白内障无用,但能缓解中老年人的眼部不适症状,不能说完全没有效果。”也有医生认为,一些药品上市年代久远,以前传播速度慢,信息不对称,随着医学的进步,这些药品需要重新评估,但药本身不该成为众矢之的,该指责的是夸大、虚假的广告。

  法律严惩 

  事实上,近年来,《广告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不断修订,夸张、虚假的广告为啥仍屡禁不止?上海交通大学经济法研究所王桦宇博士指出,目前涉及的法律主要有《广告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药品管理法》等,不良厂家和商家故意绕过虚假广告定义,大打“擦边球”。“在我国,处方药不允许做广告,”上海政法学院副教授、上海市法学会生命法研究会秘书长杨彤丹指出,有些“神药”由处方药改为非处方药,实现“华丽转身”,开启“吸金之路”,“2015年修改的《广告法》第4条还特别在‘虚假’的基础上增加了广告不得含有‘引人误解的内容’,然而有些广告还是利用模棱两可的表述误导大众。这是企业逐利本性使然”。

  误导消费者可告消费链所有关系人

  “神药”广告怎么治

  《侨报》报道称,非处方药广告由联邦贸易委员会管理,对违规药品“零容忍”,形成了行政处罚、社会惩戒和刑事责任三个方面的立体式惩罚体系。

  杨彤丹认为,法律对药品广告的监管规定相对明确。如《广告法》规定广告应在发布前由有关部门对广告内容进行审查就属于“事前防范”功能;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对违法广告的查处,或消协的监督等,属于“事后监管”;同时,针对有些行政机构事前审查不到位或事后监管不力的情况,法条也都作出明确规定。“然而有些企业还是企图游走于法律边缘。因此最重要的是让法律的‘爪子’锋利起来,监管不可缺位!”杨教授举例,“有些‘神药’涉嫌虚假宣传已经被惩罚超过十次,针对如此拒不悔改的行为,《广告法》规定对企业处以吊销执照的‘极刑’。”王桦宇同样提到惩戒力度,现行的违法成本还是偏低,才让部分企业无所顾忌。“目前《药品管理法》及相关规定的处理处罚力度有限。比如,有违法所得,也只处以违法所得3倍以下但不超过3万元的罚款。”

  联邦贸易委员会对违规药品宣传“零容忍”,形成了行政处罚、社会惩戒和刑事责任三个方面的立体式惩罚体系。

  学者认为,相关法律依然有再完善的空间。“通过互联网、非法小广告等方式发布,发现和取证也比较困难;对于已经制定的法律规则,不良厂商和商家往往会从条文中间找到漏洞。新一轮的立法需要时间,法律法规修订一般滞后于经济社会发展。”王桦宇指出,应完善立法规则(适度增加执法裁量条款)、提高药品生产经营企业门槛并加大日常检查力度,对药品广告发布单位从严审核管理并要求其承担连带责任等。

  邓洪则告诉记者,在美国有两类行为是违反刑法的。一类是制造商的药物没有经过FDA通过,但是经过假的宣传宣称这些药物经过FDA通过而欺骗消费者。还有一类是一些药物是处方药,但是在市场上宣传不用当成处方药,卖给消费者。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定期公布虚假广告通告,仅2017年就公布了28起虚假广告的通告,并附发布虚假广告的企业名单。但相比在黄金时间、黄金版面投放的虚假广告,这类信息的公众知晓率低了很多。对此,杨彤丹建议,对这类经常上黑名单的产品,有关部门应增加曝光力度,媒体等可增设公益频道对违法产品进行警示,同时鼓励民众创新开发违规信息一键查询APP等。

  除了政府两大部门可以采取行政的措施,也政府对假药和虚假宣传等行为也可以采取刑事起诉。在联邦政府里,一般会判罚3到5年的,并且对生产商和制造商处以高额的罚款。

  

  除了刑事责任,如果消费者因为不实宣传而购买了该药并服用了该药。消费者还可以采取两种行动进行诉讼,第一种是可以告生产商、经销商、运输商等等消费链中的关系人,指控他们误导消费者,要求赔偿。一般这种会采取集体诉讼的方式来进行。还有一种是消费者如果因为不实宣传购买、服用了药物后造成严重的伤害,也可以独立地聘请律师要求相关责任人对自己的受伤进行赔偿,甚至可以要求对生产商和销售商进行惩罚性的赔偿。

责任编辑:张岩

  典型案例

关键字 :
莎普爱思处方药广告法

  澳“神药”虚假宣传被罚600万澳元

我要反馈

  澳大利亚最大的华人律师行AHL法律首席律师、澳大利亚最高法院出庭律师沈寒冰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澳大利亚,药品同样分为处方药和非处方药。处方药在澳大利亚是从来不做广告的。产商将处方药做出非常精美的药物手册,把药物进行分类、排名然后推荐给所有的医生。因此,医生每三个月到六个月会收到一份这样的药物手册,在手册中讲明其药物成分。这算是一种“软宣传”。

图片 2

  而非处方药在澳大利亚是可以打广告的。而近期发生在澳大利亚的一起针对虚假宣传的案件很好地说明了澳大利亚官方对虚假宣传的惩罚力度。

新浪新闻公众号

  这起案例就是英国利时洁集团生产的止痛药诺洛芬(Nurofen)在澳大利亚涉嫌虚假宣传被重罚的案例。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了解到,澳大利亚竞争及消费者委员会(ACCC)早前指控,利洁时所销售的诺洛芬背痛、诺洛芬周期性疼痛、诺洛芬偏头痛以及诺洛芬紧张性头疼止痛产品存在着误导消费者的行为。所谓的诺洛芬特定疼痛系列药物,均被发现含有相同的有效成分,即342毫克的布洛芬-赖氨酸。ACCC,2015年12月,因为的虚诺洛芬产品的虚假宣传,一纸诉状将公司告上法庭。法院早前判定利时洁公司应该赔偿170万澳元,令其相关产品3个月内下架,并要求该公司对在其网站和多家报纸上发布了修正信息,并移除了一个电视广告;承诺之后的新包装将清楚标明这些产品与其他止痛产品的效果是一样的。

相关新闻

  但是ACCC不满判罚结果,认为罚得太轻,认为鉴于该公司误导消费者行为的长期性和广泛性以及销售额之庞大,他们提请将罚款增至600万澳元。而利洁时公司也立即上诉,称并不指望驳回罚款,只是要求只罚当初的170万澳元。然而最终澳大利亚最高法院最终毫不留情面驳回其上诉,判处利洁时需要乖乖支付600万澳元的罚款。

加载中

  沈寒冰解读称,这一案件罚金很高,甚至可能主管药厂的董事或者是决策层的人都要受到刑事处分。沈寒冰表示,澳大利亚官方不仅将以商业欺诈对厂商进行查处,而且因为是有组织的犯罪,可能还将其作为刑事案件来查处。而刑事查处和商业查处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责任人可能会被判监禁。而且刑事查处后,并不表明其民事查处被豁免掉,依然无法免其民事责任。

点击加载更多

  最新案例

推荐新闻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

  葛兰素史克和诺华 因虚假误导宣传被告上法庭

图片故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