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看“一出好戏”的时候,我在看什么。

每个人的观感都不一样,不用跟风也不用非说好或者不好,我只说自己的观感。这次很直面的感觉就是黄渤第一次作为一个新人导演是用了心的,没有交出一坨屎来忽悠观众,而是建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乌托邦,在一个无人岛上历经了人类社会发展史。

3)黄渤(马进) – 思想 – 意识形态

整体片子的完成度是相当高的,内容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因为毕竟不是那种商业大片,节奏较慢而且剧情也不是非常紧凑很多时候会显得很纠结沉闷。有的地方还是比较欠缺,想要表达的东西太多但是很多地方也只能浅尝辄止,过于表面化,但是第一次导演的作品做到这种程度也是可以了。

我尊重每个人对电影的不同评价和观感,尊重所有出于本心的好恶。这部电影的信息量真的很大,黄渤的野心也很大,不管他有没有想隐喻现实玩黑色幽默,我反正很喜欢。

在这部片子中每个人都像是一个疯子,开始的时候是社会角色的转换导致心性的变化,王是这种转换,从一个无人关注的司机到一群人的领导者,他开始用暴力和专制来领导这些人,把这些人比作猴子、熊,只要打就可以使其听话,这是人类社会最原始的一种的形态,回归动物时期的形态。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形态一下子就会被推翻,人类依旧是智力动物,所以在张总的代领下很快的就分割成了两股势力,张总更是独占鳌头霸占了岛上绝好的资源,也讲扑克牌变成了流通货币,劳动换取吃食很公平也很符合现实人类社会。这是一种顺应时代发展的变化,然后王的势力开始慢慢弱化,一个新型的更加充满智力的社会慢慢开始崛起。而马进和小兴在这个发展中充当了一个另类势力,在旁边慢慢观察。而后又是一场荒诞的鱼雨打破了这样一种势力对峙,马进和小兴开始占得最高位置,开始分裂两股势力,最后统一到自己麾下,自己变成最高领导者。那场马进宣讲戏蓬头垢面站在逆光处像极了救世主,还有分吃方便面的桥段也是,马进扮演了类似于耶稣一样的角色,来引导众人走入自己创造的乌托邦世界。然而这时候大家都换上了新的衣服,这些新的衣服很像精神病院的病号服,还有那些围着火堆手舞足蹈的画面,我更倾向于在建造乌托邦的同时这些困在小岛上的人已经疯了,这些只是疯子的幻想和狂欢,毕竟并没有乌托邦的存在。

1)王宝强 – 武力 – 奴隶社会

黄渤的这部影片处处透着隐喻,隐喻了社会变迁还有各个层次人之间的关系的变化。小兴这个人物是个亮点,前期和后期变化非常大,但是前期也在各处埋下了伏笔,证实着这个人的野心。这种转变是在人达到一定高度之后心性的变化,是偶然也是必然。

在一穷二白的原始时代,最初的人类部落族群所出的部族领袖一定是以“体力”为第一要义,武力值突出,能打。类比中国历史即为黄帝,炎帝,蚩尤这种本质军事部落。王宝强的在电影初期的上位,即是如此。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阿银家的混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TriAngel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个人认为黄渤导演对于马进这个角色的角色位置处理非常的好。看得出来剧本是有百般琢磨过的。具体表现为马进的上位并不是顺接着张总的领导,他是在张总和王两方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出现的。这也正好完美匹配了人类历史,即“宗教信仰”或者关于文明的思考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顺接经济发展的阶段,周即有周礼,这说明关于意思形态的思考是一以贯之的。微博上的赵皓阳说得好,马进的上位说明了“无论是搞武力还是搞智力的,最终都是要统一于搞意识形态的。”因为掌握了意识形态,就掌握了定义“恶”的权力。就像电影里的马进和小兴,他们有权力说王宝强“疯了”,因为他们“有这意识形态的最终解释权”(cr赵皓阳)

正规网赌平台,“权力”意向。

“圣经”意向。

这一点其实在三位“领导者”当权中都有或多或少的展现显,一代目王宝强表现的最明显。从电影开场的小导游“小王”到后来的“王”,北极熊皮的座椅,下属献上的女人…

# 观影氛围

文学世界里,荒岛设定是很经典的背景设定。一般认为,在荒岛情景中,所谓的“文明世界”的“社会秩序”崩溃,此情景下的人类将回归原始的“自然状态”,即洛克,霍布斯以及卢梭关于社会契约的讨论背景。因此,在描述荒岛故事时,“有限资源”是往往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设定元素,在此基础上衍生的为了生存的自相残杀,人类本性的“恶”,是文学作品中的永恒命题,代表作比如反乌托邦经典《蝇王》和司法界奇书《洞穴奇案》。

是一出好戏。

这个是看渣导电影培养出的后遗症,姗姗(舒淇)与马进(黄渤)在雨林中谈恋爱的那一场戏,姗姗头戴花圈长出翅膀,配合服装剪裁设计以及发型都神似耶稣的马进,实在没办法让人不想起伊甸园里的亚当和夏娃。

1# 荒岛设定

这个其实是2#3)的补充,马进即位后大家穿上了统一服装,我本人对统一服装这件事有点过于敏感,《浪潮》告诉我们统一服装口号就是像德国法西斯迈出的第一步。所以看到这个我稍微有一点紧张,但是后面我发现我错了,马进这个统治者,他不是法西斯,他是一个政教合一的领导者。

回到电影本身,公司一群人困于荒岛当天,还希望公司老总“张总”拿主意,这是很明显文明社会经验的延续,此时此刻大家还是老板-下属的社会角色划分,但是很快,当大家意识到现实时,以张总撒钱为限,代表着与“过去”即“文明”经验的决裂,一切从头开始,所有人回炉角色重练,故事终于真正开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