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弱质原堰怜 金锁劫 秦红 正规网赌平台

正规网赌平台,舒道枢道:“令师等人知道,她们在这里?” 麦飞龙摇头道:“不知道。”
舒道枢道:“这可怎么办,若无救兵,老夫一家人的性命只怕保不住了。”
麦飞龙安慰道:“老先生请放心,家师等人很可能会暗中跟踪,设法救我们脱险的。”
舒鸣宇道:“麦兄可知敝派掌门人的消息?”
麦飞龙道:“贵派掌门人自去华山之后,便未再听到他的消息。”
舒鸣宇黯然道:“这样看来,敝派掌门人只怕已经自杀身死了。”
麦飞龙默然未语。
他也相信司空瑜已在华山派的人面前自杀谢罪了,对于这件事,他并无怜悯之感,虽然司空瑜在事败之后从善如流,愿以一死解决许多纠纷,但是他过去所杀害的人太多了,所以他认为司空瑜应该死。
舒鸣宇叹了一口气,喃喃道:“我们崆峒一派,到此是完了!”
麦飞龙道:“不,贵派掌门人这一死,已洗刷了贵派许多污点,今后贵派仍可在武林中屹立不倒。”
正说着,忽见地窖口上的木板被揭开,一个姑娘手提一篮食物走下来。
她是花凤! 麦飞龙眉头一皱,闭上眼睛。
花凤走下地窖之后,先分给舒鸣宇及其父母每人一碗饭,然后把最后一份送到麦飞龙面前,说道:“这是你的早饭,快吃吧。”
麦飞龙不言不动,如老僧。 花凤笑道:“你不吃么”。
麦飞龙一点头,仍然闭目不看她。 花凤道:“不吃会饿死的,快吃吧!”
麦飞龙恍如未闻。 花凤道:“你若不想活,何不现在就自杀?”
麦飞龙这才开口冷冷说道:“你别管我,出去吧!”
花凤说道:“我不出去,我有许多话要跟你讲。”
麦飞龙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花凤道:“你是说我们的婚事完了?”
麦飞龙道:“是的!”
花凤冷笑道:“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我告诉你,你签下的入帮誓书和婚约书,还在我们帮主手里呢!”
麦飞龙道:“你去告状好了!”
花凤道:“我当然要告状,听说令师将召开武林大会处理武林金狮之事,届时我将在大会上提出控诉,假如你不肯履行诺言的话!”
麦飞龙冷冷一笑道:“你还敢在武林大会上出现?”
花凤道:“怎么不敢?抢夺武林金狮是我们帮主主使的,与我无多大关系,而且我们的婚事不应与武林金狮混为一谈。”
麦飞龙道:“可是谁肯相信你呢?你们虽握有我的入帮誓书和婚约书,但是武林人士都会相信那不是出于我自愿而签下的。”
花凤说道:“我肚子里这块肉又该怎么说?”
麦飞龙心头又开始绞痛,道:“你可以交给我抚养。”
花凤道:“你要他变成没有娘的孩子?”
麦飞龙沉险道:“他有你这样一个娘,只怕更不幸!”
花凤忽然哭了起来,道:“我那一点不好?你说,你已占有了我的身子,如今竟用这种态度来对待我,你还是个男人么?”
麦飞龙双目陡睁,厉声道:“你用错字眼了!不是我占有了你的身,而是我陷入你的陷井!”
花凤哭哭啼啼道:“我们帮主说了,假如你肯回心转意和我结为夫妻,她愿赐十万两银子给我们,让我们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
麦飞龙道:“不!”
花凤突地停止哭泣,抬首冷冷望着他,脸带怨恨道:“当真不么?”
麦飞龙道:“是的,我原想收下你的,但是你们的行为越来越不像话,你若想做我的妻子,只有一个办法。”
花凤道:“什么办法?” 麦飞龙道:“叫你们帮主立刻将武林金狮送去交还家师。”
花凤摇头道:“这是不可能的,那武林金狮腹中藏着一价值五千万两以上的藏宝图,我们帮主为了要得到它,已计划了十多年,现在武林金狮已抢到手,岂肯白白的送还令师?”
麦飞龙道:“既不能,你也就别再提我们的婚事了!”
花凤道:“你太傻了,想想看,那武林金狮若回到令师手中,她肯与你分享那笔财宝么?”
而你若肯娶我,我们帮主便肯给你十万两银子,想想看!十万两银子可是一大笔财产,我们可以拿它来买地盖屋,可以广置仆婢,享受豪华的生活,这样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真是的!”
麦飞龙听得厌烦,道:“我从来不想发财,不是我该得之物,我一样也不要,你出去吧!”
花凤脸上又现怨恨之色,问道:“你是当真不要?” 麦飞龙道:“不要!”
花凤冷笑道:“你非要不可,否则即使我们帮主肯释放你,我也不肯让你走!”
麦飞龙道:“你若想杀我,现在尽可以动手。”
花凤拾起空篮了,道:“我先让你考虑一两天,你仔细的想一想吧!”
语毕,含怒而去。
舒鸣宇及其双亲都听得惊愕不置,见花凤出去之后,忍不住纷纷追问详情。
麦飞龙便把自己上当的详细情形说了出来。
舒道枢道:“既非出自麦少侠的本意,当然不必娶她为妻,麦少侠是清清白白的人,岂可同这种女人结为夫妇。”
舒老夫人道:“可是她已有身孕,须知孩子是无辜的,你们可以不结合,但孩子却不能没有父母呀?”
麦飞龙叹道:“我要求让我抚养,但她不答应,有什么办法呢?”
舒鸣宇道:“她不肯就算了,她总不会自己生的孩子视为仇人,麦兄大可不必为此作难。”
麦飞龙长叹不语。
舒鸣宇问道:“麦兄,她说武林金狮腹中藏着一张价值五千万两以上的藏宝图,这是真的么?”
麦飞龙点头道:“不假。” 舒鸣宇道:“那藏宝图是谁放入的?”
麦飞龙道:“武林鬼才公孙虎。”
舒鸣宇吃惊道:“哦,原来是他,他已死了好多年了啊!”
麦飞龙道:“不错,他真不该在死前理下这个祸苗,害得武林动荡不安……”
舒鸣宇道:“美人帮主怎知藏宝图藏在武林金狮腹中?”
麦飞龙道:“她是公孙虎的爱妾之一。”
舒鸣宇道:“公孙虎为何不把财产留给她?” 麦飞龙道:“小弟也不大清楚。”
舒鸣宇道:“听说公孙虎死时才三十多岁,而武林金狮己历九届竞技大会,算起来已经二十六年之久,她为何迟到今年才下手?”
麦飞龙道:“原因大概是她早年武功不高,力量有限,故迟至最近才下手。”
舒鸣宇道:“照此看来,去年一再杀害敝派兄弟,强迫敝派交出武林金狮的人就是她了!”
麦飞龙道:“不错,第七届竞技大会之前,敝派遭遇的那场灾难,只怕也是她的杰作。”
舒鸣宇忿然道:“这女人真该死!”
麦飞龙:“她和水香兰一样狠毒,水香兰已经自食恶果我看她也快了。”
舒鸣宇道:“她是不是打算在此挖开武林金狮腹部,取出藏宝图?”
麦飞龙道道:“是的,听说她已派人去长安请金匠房继典前来动手挖取,可能明日会到。”
舒鸣宇道:“这怎么办?”
麦飞龙苦笑道:“现在唯一的希望便是等待家师等人前来,要是家师找不到这地方,那就一切都完了。”
舒鸣宇低头看看自己手腕上的手铐,道:“这手铐很坚固,小弟无法挣断……”
麦飞龙道:“能够挣断也没用,咱们两人敌不过她们八人,而且她们有三支轰天雷。”
舒鸣宇道:“那三支轰天雷是家父之物,被她们搜去的。”
麦飞龙注目一哦,转望舒道枢道:“老先生怎会有这种东西?”
舒道枢道:“老夫早年当了一任知府,有一次,擒获一名江洋大盗,是在那江洋大盗的家中搜出来的。”
麦飞龙道:“哪里面是不是装着火药?”
舒道枢点头道:“正是,你说她们咋夜发射了几次?” 麦飞龙道:“三次。”
舒道枢道:“那么,她们只能再发三次了,那三支轰天雷一共只有六颗火药丸。”
麦飞龙道:“这是说那三支轰天雷再各放一次之后,便成废物了?”
舒道枢道:“是的,但如果她们又从别处买到火药丸,就可继续放射伤人。”
麦飞龙色喜道:“她们得到轰天需不过五天,大概不至很快买到火药丸。”
舒道枢道:“但有那三颗已经够了,它放出一颗就能扫死一人,也就是说你们若要动手夺回武林金狮就得牺牲三条人命。”
麦飞龙道:“有没有抵御之策?”
舒道枢道:“身穿铁甲可保无虑,但铁甲只能护住胸部她着不打你胸部而打你手脚,一样会受重伤。”
麦飞龙道:“一般盾牌能不能抵御?”
舒道枢道:“不能,倒是数寸厚的木板可以抵挡,但你总不能老是拿着木板呀?”
麦飞龙道:“如能诱使她们放射击空,就可……唉,这都是空谈,咱们还是吃饭吧!”
这天中午,美人帮主单独进入地窖,她察看麦飞龙和舒鸣宇手上的手铐之后,才转向麦飞龙笑道:“麦飞龙,本帮主明天就可剖开武林金狮取出藏宝图了。”
麦飞龙道:“但愿你有福气得到它。”
美人帮主笑道:“这一点你到不必替本帮主担心,本帮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麦飞龙道:“房继典到了么?” 美人帮主道:“他明天一定到。”
麦飞龙道:“他肯替你剖开武林金狮么?” 美人帮主道:“他若不肯,性命不保。”
麦飞龙冷哼一声道:“他是个老老实实的金匠,你何必找他麻烦?”
美人帮主道:“你的意思,是要本帮主自己动手?”
麦飞龙道:“你难道不能这样做?”
美人帮主道:“可以,本帮主可以用各种利器硬将它的腹部挖开,只是那样一来,武林金狮也就报销了,本帮主还想坐坐武林盟主的宝座,故不想破坏它。”
麦飞龙道:“你想得真周到。”
美人好主微笑道:“本帮主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谈谈……” 麦飞龙道:“说。”
美人帮主道:“今早花凤向我报告,说你宁死也不娶她为妻?”
麦飞龙道:“是的。”
美人帮主道:“你要知道,你签下的婚约书还在我手中,你若反悔不认账,只怕她不肯绕你。”
麦飞龙道:“我问心无愧,生死不计。”
美人帮主道:“听我的话,你娶她为妻,我送你十万两银子让你们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如何?”
麦飞龙道:“我已说过,若要我娶她,唯一的办法就是你立即把武林金狮交还家师处理。”
美人帮主吃吃而笑道:“本帮主费了不少心血才夺得武林金狮。现在你要本帮主在未取出藏宝图之前就还,说的未免太天真了!”
麦飞龙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再谈了。”
美人帮主道:“你当真不愿娶花凤为妻?” 麦飞龙道:“不错。”
美人帮主道:“那么,她将来生下的孩子怎么办?” 麦飞龙道:“悉听尊便。”
美人帮主道:“你不管?”
麦飞龙道:“我说过愿意负责抚养,但是她不肯,所以我当然只好不管了。”
美人帮主道:“为孩子的将来着想,你还是应该娶她为妻才是。”
麦飞龙道:“不!”
美人帮主笑了笑道:“好吧,既然你执迷不悟,本帮主现在只有一句话要说过两天本帮主取得藏宝图之后,将履行诺言放你回去,不过你一走出这座别庄之后,本帮主便不再保证你的安全。换句话说,如果有人在庄外把你杀了,那可怪不得本帮主!”
麦飞龙微微一晒道:“我知道!” 美人帮主没再开口,转身走了出去。 次日中午。
被困地窟中的麦飞龙,舒道枢等四人正在吃着花凤送来的饭,忽见地窖口被揭开,走下了三个护花使者。
这三个护花使者年纪约在三十左右,都有一张英俊的脸孔,他们下了地窖之后,各取出一支钥匙,分别将舒鸣宇及其双亲的脚镣打开,然后把他们拉起,喝道:“走!”
舒鸣宇面色大变,惊问道:“哪里去?”
一位护花使者道:“这间地窖另有用处,你们要换一间房子!”
说着,一人拖着一个,把舒鸣宇一家三人拖出去了。
麦飞龙很纳闷,暗忖道:“这间地窖另有用处?是准备做何用途?为甚么只带走他们三人独留下我?哼,莫非又有人落入鱼霞玄的手里了?”
正思忖间,只见又有两人走下地窖,一个是卓明珠,一个是林馨穆,前者拿着一方摺就的黄布,后者擎着两盏玻璃灯。
卓明珠将黄布抖开,铺在地上,一面向麦飞龙笑道:“麦飞龙,你知,这是干甚么吗?”
麦飞龙道:“行刑?”
卓明珠道:“行刑?哈哈,不错,我们要在这里动刀宰杀一只狮子!”
麦飞龙听了恍然大悟,忍不住问道:“那房继典来了么?” 卓明珠道:“正是。”
麦飞龙心中暗暗着急,付道:“师父到现在还不来,必是不知她们藏身放此。唉!
这下完了……”
这时,林馨已将两盏玻璃灯挂在壁上,她随又走出地窖,拿下两张椅子,一张摆在黄布上,一张摆在墙壁边。
她举目四下打量了一下,笑道:“行了吗?” 卓明珠道:“嗯,咱们出去。”
她们走出地窖不久,便见杜鹃花和苏雪莲抬着武林金狮走下来,她们小心翼翼的将武林金狮放在黄布上,向麦飞龙嫣然一笑,便摆腰扭臀的走了出去。
然后不久,美人帮主和房继典下来了。
房继典手上掇着一袋工具,他一眼瞥见麦飞龙被囚禁在地窖中,神色一呆,怔怔地道:
“咦,你不是麦少侠么?” 麦飞龙苦笑了一下,点点头。
房继声惊骇万分,转对美人帮主问道:“他怎么在这里?”
美人帮主道:“这个你别管,快动手吧!”
房继典还是满面惊疑的问道:“你打算把他怎么处置?”——

美人帮主道:“等你挖开金狮腰部并修补破洞之后,你和他会同时获得释放。”
房继典放下那袋工具,趋前抚摸武林金狮,啧啧称奇道:“这只金狮铸得真不错,好好的为甚么要挖开它的腹部呢?”
美人帮主在椅子上坐下来,道:“因为它的腹中藏着一件东西。”
房继典问道:“甚么东西?” 美人帮主道:“不要问,你知道了对你有害无益!”
房继典不敢再问,当下将武林金狮扳倒,让它侧躺着,仔细的看它的腹部,道:“要挖开腹部不难,但要修补成原来的样子,只怕不容易……”
夫人帮主道:“你尽量修补就是了。”
房继典摇摇头道:“要修补也不能在这地方,须带回敝店才能动手。”
美人帮主道:“为什么?” 房继典道:“这里没有溶金的炉子。”
美人帮主道:“外面有得买么?”
房继典道:“没有,而且除炉灶之外,还需要各种工具,所以若要修补非得带回敝店不可。”
美人帮主道:“好,你先动手挖开后再说!”
房继典于是取出一把铁锤和一把磋刀,选了腹部一个位子,开始挖起来。
麦飞龙忍不住开口道:“房少东!” 房继典抬头道:“麦少侠有何指教?”
麦飞龙道:“她有没有给你一个保证?” 启继典发怔道:“保证什么?”
麦飞龙道:“保证你替她挖开金狮之后,她不下手杀害你。”
房继典吓一跳道:“没有啊!”
麦飞龙冷笑道:“那么,少东是认为替她做这件工作没有性命危险了?”
美人帮主怒叱道:“小子,你给我住口!”
房继典大起恐慌,转望她问道:“这位女士,在下替你挖开之后,你不会下手杀害在下吧?”
美人帮主笑道:“当然不会,你想想看,我有什么理由要杀你呢!”
房继典一指麦飞龙,说道:“但是,这位麦少侠说……”
美人帮主截口道:“你别听他胡说,他因不原让我得到金狮腹中之物,因此拿话吓唬你的。”
房继典却不以为麦飞龙是无中生有,故犹豫着不敢继续动手。
麦飞龙道:“那里面藏着一张价值连城的藏宝图,你替她取出那张藏宝图后,必会看到那张图的情形,你想她肯让一个见过藏宝图的人活下去么?”
房继典觉得有理,不禁神色大变。
美人帮主气极,跺足而起,厉声道:“麦飞龙,你再多说一句,本帮主立到劈死你!”
麦飞龙笑笑不语。
美人帮主转对房继典,改以温和的语气道:“你不要相信他的鬼话,快挖吧。”
房继典惴惴不安地道:“这位女士,在下有妻有子,全家只靠在下一人为生,你要在了替你挖开金狮,在下可以答应,不过”
美人帮主道:“你放心,我不但不会杀你,而且还会付你酬劳。”
房继典道:“酬劳在下可以不要,只请你高抬贵手,不要伤害在下。”
美人帮主道:“不会,不会。”
房继典道:“但是这位麦少侠的话又不无道理,所以你应该给在下一个保证。”
美人帮主道:“你想怎样?”
房续典道:“有两个办法,第一是请你先释放了这位麦少侠,这样便有人知道在下人在此处。”
美人帮主摇首道:“不行!”
房继典道:“那么,第二个办法是你带着这只金狮随在下去敝店,在下当在敝店为你挖开它。”
美人帮主道:“这也不行!” 房续典苦笑道:“你不答应,在下就不能安心了。”
美人帮主语气渐冷,道:“我只这样告诉你,你若想活命,只有为我挖开它!”
房续典面色发白,口吃地道:“这……这……这……” 美人帮主冷冷道:“你动不动手?”
房续典发起抖来。 美人帮主道:“来人!”
卓明珠闻声走下地窖,问道:“帮主!有何吩咐?”
美人帮主一把房续典道:“他不肯为我挖开金狮,将他推出去斩了!”
卓明珠应了一声,上前拉起房续典,往外便拖。
房续典吓得魂飞魄散,大叫道:“我挖!我挖!我挖便了!”
美人帮主微微一笑道:“好,放下他吧。”
卓明珠听了才将他放开,含笑退出去。房续典不敢再说什么,回到武林金狮跟前坐下,拿起错刀和铁锤,再次挖起来。
美人帮主道:“要多久方能挖开?” 房续典道:“半个时辰就够了。”
美人帮主很高兴,转望麦飞龙笑道:“小子,明日午后,我放你们回去,你就带着这只武林金狮同这位少东一起返回长安,等他将金狮腹部补好之后,你便可带它回去了。”
麦飞龙一笑道:“最好再送个人情。” 美人帮主问道:“什么?”
麦飞龙道:“你马上就可得到藏宝图,目的已经达到,可以把那张入帮书和婚书还给我了。”
美人帮主摇首笑道:“不行,至少要等到我接任盟主之后,才能还给你。”
麦飞龙道:“为什么?”
美人帮主道:“令师的盟主任期还有十个月,我不希望在令师任期之内被人指控盗取武林金狮的罪名。”
麦飞龙道:“我不懂。”
美人帮主道:“我的意思是说,我如果把入帮誓书和婚约书还给你,你便可肆无忌惮的控告我盗取武林金狮之事了,所以必须等到我接任盟主之后,才能还给你。”
麦飞龙道:“你弄错了,你不还我那两样东西,我仍然可以提出控诉。”
美人帮主微笑道:“那样的话,我便反控你强xx花凤,叫你没脸见人。”
麦飞龙道:“我不怕。”
美人帮主道:“这不是你怕不怕的问题,而是关系你们师徒名誉的问题,”
语声一顿,继道:“想想看,一个武林盟主的徒弟,居然仗势强xx我的姑娘,而且竟不履行婚约书的诺言,这件事一旦公开出去,谁还肯敬服令师呢?”
麦飞龙道:“你忘了一件事,我早已不是终南派的门下了!”
美人帮主道:“但谁都明白令师将你驱出门墙只不过一种逃避责负的手段!”
麦飞龙道:“你夺取了武林金狮又该怎样?”
美人帮主道:“谁说我曾经夺取武林金狮?哈哈,等到令师召开武林大会时,这只武林金狮已经回到令师的手里了。”
麦飞龙道:“目睹你夺走武林金狮的人,多得很!”
美人帮主道:“不错,但既然武林金狮已回到你们手中,那便不能构成罪名。”
麦飞龙忽然笑道:“你很会说话,但恐怕有人不愿听你讲道理了!”
美人帮主妙目一注,含笑道:“谁?” 麦飞龙道:“崆峒派。”
美人帮主道:“怎样?”
麦飞龙道:“你杀害他们的门下,逼使他们退出竞技大会,这个仇他们一定要报。”
美人帮主笑道:“我不怕,我刚刚获得消息,司空瑜已在华山派自杀赎罪了!司空瑜一死,他的门下能有什么作为呢?”
麦飞龙一听司空瑜已自杀身死,颇为感动,道:“司空掌门人总算是一位明辨是非之人,他死得虽惨,却能赢得人的同情和敬佩。”
他双目一抬,精光湛湛地接道:“而你,你似乎从来不想想自己会再什么样的下场?”
美人帮主笑道:“这是个强存弱亡的世界,我是强者,所以我会活得很好!”
麦飞龙冷笑道:“时辰未至而已。”
美人帮主不再接腔,转去观看房继典“挖掘”的情形。
房继典已在武林金狮的腹下挖了个杯口大的洞,看样子快要挖通了,挖下的碎金属在黄布上闪闪生辉。
麦飞龙忽然又道:“我有一件事要问你。” 美人帮主转脸望向他问道:“何事?”
麦飞龙道:“终南派在第七届武林竞技大会之前所遭遇的那场灾难,是你干的吧?”
美人帮主道:“是的。” 麦飞龙道:“你用的是什么恶毒的方法?”
美人帮主道:“把一种可以制人死命的毒药投入水源中。”
麦飞龙咬牙切齿道:“你毒杀了三百多条人命,不觉得于心不安么?”
美人帮主道:“不会。” 麦飞龙道:“你太毒了!”
美人帮主道:“五千万两银子对我的诱惑力太大了,为了得到它”
她说到这里,陡地住口,掩在轻纱后面一张美脸上现出狂喜之色,两颗眼睛亮了起来。
因为,她瞥见房继典手上多了一样东西!
一张卷着的羊皮!它长约八尺,卷成小孩子手臂般粗大,用一条红丝绦绕着,看来正是一张藏宝图!
不错,武林金狮的腹部已被挖开,那是房继典从金狮腹内取出来的。
她立刻跳了过去,伸手道:“给我!”
房继典拿起那卷藏宝图,呆呆地道:“你要的就是这东西么?”
美人帮主一把抢过,点首笑道:“不错!”
她退回椅子上坐下,急急解开丝绦,展开羊皮看了看,脸上泛现一阵阵红光,显然兴奋极了。
麦飞龙忍不住道:“那真是一份藏宝图么?”
美人帮主没有回答,她好像怕被人瞧去,赶紧又把藏宝图卷好,纳入怀中,才笑嘻嘻道:“好了,房少东,谢谢你啦!”
麦飞龙沉声道:“他没看见藏宝图上画着什么,你可不能杀他!”
美人帮主笑道:“不会,不会,他又不是武林人物,我杀他干什么!”
她回望房继典又笑道:“少东,地上那些碎金子就算是我付你的酬劳,另外我再给你一斤黄金做为修补金狮之用。”
房继典问道:“你何时放在下回去?” 美人帮主道:“明天!”
房继典道:“你已得到所要的东西,何不现在就放在下回去?”
美人帮主道:“不行,我要麦飞龙同你一道回去,而现在我立刻便要动身赶去藏宝地点,如果现在就释放你们,麦飞龙必会尾随跟踪我。”
她忽然走过去把房继典的工具收拾入袋中,然后提起工具袋道:“你暂时在此陪伴麦飞龙,明日午时,自会有人前来释放你们,那时你们便可带着这只金狮离去了。”
说罢,移步向外走去。 房继典道:“你拿走我的工具袋干么?”
美人帮主笑道:“暂时替你保管,因为你的工具可以打开他的手撩和脚链。”
她钻出地窖之后,立刻有人盖上木板,接着又传下“碰!”的一响,似是又在木板上压上一个沉重的东西。
房继典很恐慌,望着麦飞龙道:“麦少侠,你看她的话可信么?”
麦飞龙道:“大概可以相信,因为她若有意杀你,现在就可以动手了。”
房继典听了心头稍宽,当下将掉在黄布上的碎金收集起来,用一布巾包好,道:“这些碎金有一斤多重哩!”
麦飞龙微笑道:“那是你应得的报酬,不过我希望你暂时保存起来,因为过些时日也许我们需要你到武林大会出面作证。”
房继典道:“好的,老实说在下只求安全回到家门,这些金子要不要都无所谓……”
美人帮主兴冲冲的带着花凤,卓明珠,林馨,杜鹃花,苏雪莲,师圆圆,胜雪红进入庄中一间密室,在密室中坐了下来。
她居中而坐,环望七女一眼,含笑道:“丫头们,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已拿到藏宝图了!”
七女喜极,纷纷抢着问道:“藏宝的地点在何处?”
美人帮主道:“在湘南九疑山上。” 七女又问道:“咱们什么时候去?”
美人帮主道:“马上就去。” 花凤道:“麦飞龙怎么处置?”
美人帮主反问道:“你是否决定杀死他?” 花凤决然地道:“是的!”
美人帮主笑道:“我看算了吧,你既未真正怀孕,他又不可能与你白头皆老,何必杀他呢?”
花凤恨声道:“,他太可恶,一点不把我放在眼里,我恨透他了!”
美人帮主沉吟道:“你若一定要杀他,只好留下来明天再杀……”
花凤道:“好,明天我等他走到山下,用轰天雷打死他,然后再赶去与帮主会合。”
美人帮主又沉吟道:“嗯,你一个人不大安全,须有一人留下来协助你才行。”
说到此,转望六女问道:“你们中谁愿留下来协助凤丫头?”
师圆圆道:“我留下来吧。”
美人帮生道:“好,现在你和凤丫头去看守地窖,把那三个护花使者叫来。”
花凤和师圆圆应是而去。 不一会,三个护花使者到了。
他们走入密室,一齐向美人帮主施礼道:“帮主召喊属下三人,未知有何差遣?”
美人帮主笑嘻嘻道:“你们想必已知本帮主拿到了藏宝图了,是不是?”
三个护花使者齐声道:“是的,属下等应该向帮主道贺。”
美人帮主笑道:“你们是本帮十位护花使者中仅知我拿到藏宝图的三个所以我要给你们一个特赏……”
三个护花使者面露喜色,躬身道:“谢帮主赏赐!”
美人帮主道:“我要赏给你们的东西十分特别,现在你们且把眼睛闭起来。”
三个护花使者依言闭起眼睛。
美人帮主玉手一扬,脆笑道:“这个赏给你们好了!” 三把柳叶刀,电奔而出!
三个护花使者警觉不妙之时,柳叶刀业已分别射入他们心房,他们“啊哟!”惨叫一声,登时一齐栽倒,手脚顶抖了几下,就死了。
卓明珠、林馨、杜鹃花、苏雪莲、胜雪红似未料到帮主会对他们下毒手,看得脸上变了色。
美人帮主脆笑道:“你们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要杀死他们,是不?”
卓明珠吃惊道:“是啊,他们并未做错什么,帮主为何要杀死他们?”
美人帮主道:“理由是美人帮是我们这些人的美人帮,护花使者和花奴都不是,现在我已拿到藏室图,再用不着他们了。”
卓明珠道:“原来如此……”
美人帮主道:“但你们放心,我一直把你们七人视为亲生女儿,决不会亏待你们的。
现在你们快去准备,咱们马上就要出发前去。”
花凤和师圆圆站在在门口,目送美人帮主和卓明珠、林馨、杜鹃花、苏雪莲、胜雪红渐渐远去。
现在,整座别庄之中,舒鸣宇一家人及麦飞龙房继典不算,就只剩下她们两人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