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军校巡礼之以色列丨通专兼顾 正规网赌平台:务实为先

综述:通专兼顾 务实为先——世界军校巡礼之以色列

本文转载自西西河,原帖地址

新华社记者陈文仙 杜震

http://www.cchere.com/article/4031063 

以色列作为中东“小国”,面临极其敏感复杂的地缘政治环境,精心打造军事院校成为一项重要任务。在全民服兵役的以色列,其军事院校在培养军官上充分体现出“通专兼顾”“务实为先”的特点,再加上先进武器的配套,使得以色列成为中东地区一个军事“强国”。

(七)压缩超级膨胀的军事院校

以色列的3所著名军校,分别代表3个不同类型。第一所是以色列国防军军官学校,属于通用或基础军校,位于以色列南部的军事基地,主要为陆军培养军官,而空军飞行员和海军舰艇军官则在专门的空军航空学校和海军舰艇学校接受培训。第二所是指挥参谋学院,主要培养上尉到中校级别的军官,属于中级军校。第三所是国防学院,主要培养上校以上高级军官,负责国家战略安全的人员也会参加此类军校培训,属于高级军校。

谈到部队院校,习主席有一句话:“部队和院校比例不够合理,非战斗机构和人员偏多”,这是啥意思?可以用数字来解读。230万人的军队拥有67所

另外,陆海空等各个军种都设有各自的专业学校,比如通信兵学校、情报学校,并根据实际需要有针对性地对军官进行专业和短期培训。

(2006年国防白皮书的数据)军事院校,做一下算术230万除以67,不到三万五千人一所军校,这还不包括能招收研究生的军队科研院所,及117所

来自不同师部的士兵都要在国防军军官学校接受培训,培训时间普遍较短,一般约为3个月左右。他们的学习课程安排得十分紧张,主要包括以色列国防军的价值理念、枪支使用等专业技能、体能训练等非常务实的课程。一般来说,入伍8个月左右,部队就会选送优秀士兵到军官学校,再经过数月紧张培训后,他们就可正式成为军官。

(2008年国防白皮书的数据)招收国防生的地方普通高校。军事院校数量过多,占用了大量的军队资源,包括编制员额、军费开支、将校位置,甚至土地空间。

空军是以色列国防军的重要作战力量,配备美制F-35、F-15、F-16等先进战斗机。每年有两批飞行员从军校毕业,每批一般是35人左右,他们都经过层层严格筛选,在毕业典礼上接受翼形毕业徽章。“只有最优秀才能成为飞行员”,便是以色列培养飞行员的哲理所在。

需要裁减、压缩,习主席的这个“比例不够合理”只能这样解释。

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飞行员并非易事,需要长达3年的艰苦训练和紧张学习。在这个过程中,只有坚持到最后,才能脱颖而出成为真正的飞行员军官,并直接被授予中尉军衔。

军队是这个社会的组成部分,不能在“土围子”里办“小社会”,寓军于民、军民

即便想成为“候选”飞行员都难度很大。以色列飞行员既要有处理困难和突发状况的能力,又要具备良好的团队合作精神,以及形势评判和管理能力。另外,他们高中时期的学习成绩、体能成绩以及技术天赋等都是考察的重要事项。

融合,要立足于更多的利用地方教育资源的思路来调整军事院校的设置。裁减和压缩部队院校数量,是军队体制改革不可分割一个组成,这一次一定要大刀阔斧。当

在成为飞行员“候选人”后,他们将在以色列南部哈特泽里姆空军基地迎来5个阶段的学习和训练,这同时也是筛选过程。这5个阶段分别是预备阶段、基本阶段、初步飞行阶段、教育阶段和高级阶段,其中教育阶段是学员在地方大学里学习并获得学士学位的阶段,他们须在一年时间内完成数学与计算机、信息技术和管理、经济和管理等学术课程。其它每个阶段一般为6个月,他们需要经受步兵训练、射击训练、应急训练、跳伞训练、飞行训练等。一般而言,从“候选人”到飞行员,淘汰率高达90%,能够翱翔空中的飞行员凤毛麟角。

然,也不能为裁而裁,而要借这个契机,调整军事院校结构,使军队院校突出“军”的特色,为适应联合作战服务、为构建新型作战力量服务、为提高信息化作战能

去年12月27日,新华社记者前往哈特泽里姆空军基地报道第175届飞行员毕业典礼。在现场,共有36名飞行员接受了翼形毕业徽章,其中包括一名女飞行员。以色列总统、总理、国防部长、总参谋长等人悉数出席。

力服务。

在以色列,军校并非是纯粹的学历教育,大部分是任职教育,军官的学位需从地方大学获得。空军和海军军官比较特殊,他们在军校的3年期间,有一年是普通教育阶段,不过学士学位仍由地方大学授予。对中高级军官的培养,更能体现出以色列军校的这种特点。需要提职的军官会在中高级军校中接受培训,教员不仅包括高级别军官,也包括具有丰富作战经验的年轻军官。

裁减军事院校,首先要搞清军事院校数量过多、比例失调,多在哪里、失调在哪些方面。我细数了一下,不足各位可以补充。一是重复建设

中高级军校的授课方式灵活务实。例如在国防学院接受培训的军官,并非总是在课堂里上课,他们经常去国外访问交流,有时也会去以色列总理办公室与总理交流,探讨国家安全政策等。

多,如通信类、工程类院校多。像工程院校,不仅军事综合院校有工程学院,各军种、兵种、后勤,甚至武警还都有工程大学或工程学院,除了军械工程、结构工程

新华社耶路撒冷8月23日电

(爆炸)等有军事特色,土木工程、普通机械工程、电气工程等等,真没啥特色,就是有特殊也不需要家家“升火”、户户办校。二是无“军”色的院校多,交通学

 

院、汽车学院、经济学院、医科大学、艺术学院等等,那可是用军费、军人的编制员额在做“民”可做的事啊!这些完全可以通过特招或者通过地方院校的国防生培

养。三是单一兵种院校多,例如步兵、边防、装甲兵、防化兵、工程兵、炮兵、防空兵、通信兵等单科院校,最变态的是海军居然为只有一万多人、最大建制为旅级

的海军陆战兵办了一所副军级的海军陆战学院!空军也不示弱,为两万多人的空降军同样办了一所空军空降兵学院,总参也如法炮制,把本已撤编的体育学院改头换

面弄成了特战学院。也很难想象在机械化、信息化作战中,一个步兵军官没有装甲兵知识、不懂炮兵、陆航会打仗,陆军都在搞合成营了,单科院校如何培养出适应

联合作战的指挥军官?四是军事院校为何失调,就是部门办校多,即家家升火、户户办校,各军兵种、大军区、四总部,每个大单位都要办几所学校,以示“重视教

育”,再有军事院校有位置,好安排闲人,校长书记起码也是副军级,到这个岗位上可以挂将星。由此可见,办学权有沦为军内利益集团分军费的“蛋糕”,一定要

打破!

找到了问题,改革就有了方向,从人均拥有教育资源的比例上说,至少要砍掉一半的院校编制。这里我说点想法、提点调整的建议,看看能不能这样办。

一,撤编没有“军”色的院校,像交通学院、汽车学院、经济学院、医科大学、艺术学院等。个别承担运输兵、司务长任职教育培训职能部分,并入后勤学院、士官

学校;现存的三所医科大学,留一所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即可,将撤编院校的核医、海医、野战外科等特色专业转入四医大,附属医院则不应集中于一地,留强去弱,

保留西安西京医院、重庆西南医院、上海长征医院。艺术学院撤了很对不起彭将军,不过从这里开刀,撤并其他院校阻力会少,毕竟“打铁自身硬”是最好的立信之

“木”。

第二,总部及各军兵种办的同类院校,非军特色的,合并办一二所就行;兵种院校,除了培养特殊技术兵或者因国防保密需要的,合并为若干军官学校和士官学校。担负高级军官任职培训的院校,即指挥学院,应强调合成,最低限度是军种内合成,可改制办一所三军综合高级军官任职院校。

三,最头疼的是政治学院,有人拿着“政治工作是我军特色”这个挡箭牌,好像没了政治学院,就是不讲政治,政工干部没地方学习了。这个想法是错误的,政治军

官属于指挥军官,这个政治是“打仗的政治”,不是耍嘴皮子。首先要懂打仗,不学打仗这门技术,这个学校就没有存在的价值,现在总政属下的两所政治学院就这

个情况。像西安政治学院办什么法律系、南京政治学院办捞什子新闻系,全是瞎扯淡。你让政法大学、复旦人大新闻系培养点国防生不就行了,在“土围子”里办专

业,还能培养出高水准的政委?因此,政治学院统统撤销,在培养初任军官陆海空军官学校、担负任职培训的高级军官学校设立政治系,培养兼通军政,既懂打仗、

又懂政治的政治指挥军官。

第四,撤并后的院校怎么办,分类解决。通用类的交给地方,顺势还可以弥补我国高等教育不平衡的状况,比如第二军医

大学可以迁到阿克苏或者喀什,既支援西部大开发,又解决南疆驻军多、医院少,更缺少像样的大学,同理,第三军医大学移往拉萨,西藏一定是会欢迎的;军事交

通学院给青海省办到格尔木去,那儿是青藏公路、青藏铁路的枢纽,至今还没一所全日制大学呢;裁撤的工程大学或者学院迁到河北、山东、河南等省,缓解当地考

生多、大学少、高考录取分数居高不下的苦恼。非通用类的撤并以后,为防止腐败,空出的地皮交给地方建设经济适用房、廉租房或者公共基础设施,由地方政府给

点土地出让金,作为这次裁军后安置转业、退伍、遣散人员的安置费,也可以省却财政的另行支出。

顺便吐槽一下,现在军校的名称,真是五花八

门,很不规范。有以兵器命名的,如水面舰艇、潜艇、坦克学院等;有以军种兵种命名的,例如陆军、空降兵、海军陆战、炮兵、装甲兵、防化兵、步兵、航空兵

等;有以专业命名的,如经济、政治、外语、国际关系、工程、通信、特种作战、电子、医科大学或学院等等;再有就是毕业后任职命名,如军官、士官学院、学校

等等,三年前总参把合肥炮兵学院改为陆军军官学院,其实是名不副实的,实质还是兵种军官学院。

军队是要整齐划一,军人为何要走方步、叠豆腐块,就是训练一种养成,培养军人特有的令行禁止、上下一致的思维方式和气质。军校是培养军人的摇篮,学校名称都乱七八糟,乱哄哄的,对初涉军旅的学子如何起到这种教育,那还不百花齐放、思维混乱啊!

撤并以后对军校的调整,首先要正名,名不正则军不顺,军校命名要建立起统一的规范。

先,对培养初任指挥军官的全日制国民教育的军事院校,不论授军事学或者工学学位的,一概以军种或者兵种、地名或者数字加“军官学校”为其学校称谓,如空军

西安飞行学院,改称空军西安航空兵军官学校,大连水面舰艇学院,可恢复海军第一军官学校或者海军大连军官学校,南昌陆军学院改称陆军南昌军官学校,石家庄

机械化步兵学院称陆军石家庄步兵军官学校,总装装甲兵工程学院称陆军北京装甲兵军官学校,等等。通用兵种军官学校,脱离军种,由国防部直属,例如培养海军

陆战兵、空降兵、特战兵的,可合在一处办解放军广州特战兵军官学校,防空兵、雷达兵、炮兵军官学校莫不如此,三军都有的兵种不准户户办学,这是压缩军校数

量、提高办学效益的重要途径。

其次,对士官学校,亦以军种或兵种、地名加“士官学校”为其称谓,如空军大连通信士官学校改为解放军大连通信

兵士官学校,海军士官学校改为海军蚌埠士官学校等,镇江船艇学院改为陆军镇江水兵学校。这次院校调整,应充实、提高士官学校的教育层次,改变士官学校军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