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画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是提倡诗和画都要追求一种美妙的意境,一幅成功之作,它给人的不只有景而且有情,有情与景的交融,这就是所谓一片自然风景是一个心灵的境界。

先人曰:疏则行马、密不透风。虚实松散、对比呼应关系及黄金分割上严格把关。这也是我画面构图的基本原则。在水墨用线与积墨破墨块面关系上取得和谐统一,来杼发自己的内以情感,曲直疏密黑白关系都要相互对应包容,这也是创作中所不得马虎的事情。

正规网赌平台,指墨法

 2017年9月秋日涌泉随笔

形与神

正规网赌平台 1

胶墨法

正规网赌平台 2

写意画即是用简练的笔法描绘景物。写意画多画在生宣上,纵笔挥洒,墨彩飞扬,较工笔画更能体现所描绘景物的神韵,也更能直接地抒发作者的感情。写意画是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逐步形成的,其中文人参与绘画,对写意画的形成和发展起了积极的作用。写意画主张神似。写意画注重用墨。

谈一谈中国画我创作中的几点体会。中国画自古以来受道家哲学思想影响,虚静是是中国绘画创作关系的首要前题,虚静是道法,是禅意,它有诗一样美的表现形势。无论从构思到审美过程,必须在深思熟虑的前提下进行剖析论证达到落笔前胸有成竹,无拘无束的自然状态,从而达到艺术的最高境界。作为一名画家必须具备三分技巧、三分感受、四分文化知识,所以博览群书吸取知识是画家的首选过程,从而才能做到随心随意所画、大胆落笔来达到艺术创作的最高境界。

墨色由浓到淡的层次变化叫墨阶。与色阶、音阶相似。墨阶大体可分为:焦、浓、重、淡、清五个阶梯。浓的、不掺水的墨为焦墨;掺少量水分,浓度仅次于焦墨者,为浓墨;掺三分之一的水,为重墨;水分超过墨者,为淡墨;水中掺极少量墨者,为清墨。在实际作画时,可以把墨分成更细的层次。墨阶的作用,关系到画面色彩层次和调子,层次少,对比强,称之为高调;层次多,画面柔和丰富称为低调。调子的运用,要按画面的具体需要加以调整。

画花鸟画构思前题是,娇而不噪、媚而不俗、似像非像、禅灵空清的理念风格,所需表现的物像要人性化,以夸张放大的自然情怀,来施放自已的感性认识,打破传统,不失传统,来创造自己的绘画风格,在我的作品中会有多种皱法出现,也是我绘画中的一种方式。墨不负我,墨将许我!

用墨特性

不但是创作一定要创新

他一生创作丰厚,虽散佚不少,仍有很多晚期的书画精品流传于国内外。八大山人的书画艺术成就与原济(石涛)、弘仁、髡残合称为“清初四僧”。清代郑板桥,近代任颐、吴昌硕,现代傅抱石、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张大千等著名书画家都赞美并继承、发展他的画派风格;日本、美国、加拿大等国画家、学者研究八大山人的书画艺术之风甚盛。1959年10月1日,在南昌青云谱成立了八大山人纪念馆。1986年10月,南昌市人民政府举办了纪念八大山人诞辰三百六十周年国际学术活动,展出真迹一百一十余幅,把八大山人的艺术研究和宣传推向世界。

既使在中国画写实的特殊处理方式上(无论是人物山水)严守笔墨汗暢淋漓的特性,也要吸取一些西方的绘画方式,以前我是画油画的,从接触国画让我发现中西画有很多相似协條、合协包容的东西在里面,无论在层次色彩块面关系上都是可以借鉴的,中国画的散点透视不是一尘不染的定律,所以我的作品在透视及层次方面就有所借鉴。

胶墨法是指以参胶之墨作画的技法。参胶可先参和在墨中,使墨成重胶状,也可墨与胶随时边参边画。胶墨在宣纸上因胶与墨之间比水与墨之渗化困难并且容易产生不均匀,而我们正是利用这种特殊性能去表现某些新的感觉。胶墨画法自古有不少人运用,如任伯年、吴昌硕、蒲华都是用胶墨的能手。胶墨之痕在干后仍有新鲜而湿润之感,而且水所渗成的边圈包围透明的墨韵、墨块之效果,常为画家所利用。

墨分五色、浓淡干湿,淡墨难用、但中国画淡墨具佳,用好墨色关系是中国画一种特殊属性,运用文人画简疏的用笔到空灵的格调,使心灵得到净化,才有所体味到宇宙自然合协的深境。概括提炼,凝聚成完美理想的艺术形象。《论画析览云》所言:山川之气本静,笔噪动则静气不生,林泉之姿本幽,墨粗疏则幽姿顿减。

现代写意人物画注重画面的色彩调子,促进了对调合色使用的研究。如西方绘画,特别是水彩、水粉画的用色方式,现代工艺美术的色调处理,磨漆画的色彩感觉以及对自然界新的审美视角的追求等等,都是影响中国写意人物画的调合色使用的重要因素。但中国写意人物画调合色研究的基础重点应放在固有色的变化上,对光源色研究与利用不能作为重点。调合色应在表现丰富

调合色

临摹与写生,是花鸟画学习的两门必修之课,缺一不可,临摹是为了学习前人总结出来的绘画语言和技法技巧,是以学习传统为主,称为“师古人”,初学者从临摹入手,可在短时间内“依着葫芦画成瓢”,不但学习笔墨的技法,还利于初学者对中国画这一形式的理解,还能体会到造型的方法,是学习花鸟画的一个捷径,只有经过一段时间的临摹学习,才能应用中国画特定的笔墨形式和技法,得心应手地去表现对象。临摹有对临、背临、意临,无论那种方法,都应在下笔之前“读画”,即分析、揣摩他人的作品,以达到“胸有成竹”,方能“下笔有神”。

当你看画的时候,首先打动你的是它的立意是否生动,第一印象很关键,如感觉好才使你仔细的看下去,深入地研究下去,如果一幅画给你的印象是呆板的,它怎么能吸引你呢?立意生动是一幅画给人的一种综合感觉,以欣赏的角度来看,所以能被一张画所感染,是因为它的内在美,而这种内在美是通过形式的美表现出来的。

色墨是中国写意画很有特色的一种表现手法。由于生宣纸有渗化性的特点,色、墨、水的互相渗融过程会形成无穷的极为丰富的色墨深浅层次,如果蘸墨技巧较高,水、色与墨又会在落笔前的毛笔笔端先形成丰富的层次,如果运笔时这种笔端的变化与宣纸的渗化度利用得当,便会产生只有中国

诗与画

形与神一直是中国画创作和欣赏所重视的问题,欣赏中国的写意画用自然景物作为标尺,是不全面的,追求表现对象的形体准确、逼真,并非写意水墨画的主要使命,写意画贵在得意,它不但写出对象的外形,更要写出对象的神情,同时也强烈地包涵着画家自身抒发的意境和意趣。只求形似,不是艺术。如动物和植物的标本挂图,可以画的非常准确,但没有人把它们挂起来欣赏。在欣赏中国写意画的时候经常看到画面的景物变形。这也是写意画通常运用的手段,变形犹如文学上的夸张手法如李白的诗句“飞流直下三千尺”,或平时人们激动时常说的心要“跳出来”了一样,它强烈、新奇但依然是自然而近情理。

写意花鸟画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艺术之一,是注重内在精神修养,气韵和意境情趣的传统艺术。是以高度概括、洗练为特征,不苛求工细致微,而是用简练的笔墨,概括的语言求其大形、大神、大气、大质、大势、大趣、大意境,有着鲜明的艺术风格、独特的审美规律及特殊的笔墨语言和表现技法,花鸟画最初只是作为人物画的配景出现的,唐代开始,花鸟画才独立成科,成为中国画的一面不可缺少的大旗。

古代之绘画以原色为主,写意人物画也如此,而且以淡彩居多,现代写意人物画用色品种繁杂,手法也随之增多。原色与墨色之间有天然之联系,以墨为主的画面原色会显得单纯、醒目,有协调之感。而以原色为主的画面,墨色也会具清晰明亮之效果。现代的写意人物画,原色使用仍是人们研究的重要课题,特别是对民间美术、民间工艺美术中使用原色的研究和汲取,从而使现代写意人物画之原色色调比古代要丰富得多。

墨色大致有焦、重、浓、淡、清之分,有枯润之变,有破墨、积墨、泼墨、宿墨、胶墨之法。墨之韵味与节奏产生淡雅、沉厚、丰富、淋漓、滋润等各种不同艺术趣味,并以此表现物象的某些形体与质感,意境与情趣。用墨的诀窍是在变化中求统一,这变化可以是各种墨色之间的对比,也可以是墨色本身的韵律感、丰富感、肌理感,因而用墨一般有两种倾向,一是对比中求统一,另一是统一里求变化。前者追求丰富而鲜明,后者则应和谐而不单调。

写意人物画

泼墨法

写意画注重用墨。如徐渭画墨牡丹,一反勾染烘托的表现手法,以拨墨法写之。元代吴镇论画有云:”墨戏之作,盖士大夫词翰之余,适一时之兴趣,与夫评画者流,大有寥廓。尝观陈简斋墨梅诗云:’意足不求颜色似,前身相马九方皋。’此真知画者也。”

写意墨法

色墨

写意画大师

用墨之法,前人有很多经验,总结起来主要有七法:浓墨法、淡墨法、焦墨法、宿墨法、破墨法、积墨法、泼墨法。黄宾虹先生说:“画案之上,一钵水,一砚墨,两者互用,是为墨法。”又说:“古人墨法,妙于用水。”所以墨法离不开水的运用。用墨七法,实际上是墨与水不同的调和与使用而变化出来的。写意画才具有的神奇效果。多彩固有色的变化上多下功夫,从色块的并置效果中求得大统一、小对比、丰富而协调的效果。

五代石恪的《二祖调心图》即以狂草的笔意,画出深具禅意的作品,到了南宋的画家梁楷发展减笔人物画,开拓新风气,而且创造了大笔泼墨法,成为写意人物画的代表性画家,其作品《泼墨仙人图》、《李太白行吟图》等皆运用豪放而简洁的笔墨,生动的表现出人物的神韵。近代自扬州八怪以来,也有不少擅长水墨写意人物画的画家,逐渐形成中国人物画的一个主要潮流。

指墨法是以手指为笔作画的一种特殊表现手法。早在唐代就有“以手摸素绢”作画的记载,但真正形成指墨法,是清代高其佩,他在前人基础上发展与完善了指墨的技法。指画实际是运用手指头、手指本身,甚至手掌部进行作画,一般地说,手部的凹凸与皮肤是贮水器,附在手部的墨水沿着手指不断流向指尖,利用手指指甲与指尖肉进行作画。指甲无需太长,半厘米左右足够了,太长容易使所画的痕迹单薄,甲与肉同时接触纸而容易产生较厚重之效果。五个手指可以分别运用,也可以连续运用,也可二、三指合起来使用,甚至手指各关节与手掌有时也可配合使用。为了蘸水方便,也可用小碟盛墨水,凑在手边,边蘸边运指。指画用纸不宜渗化度太大,应用豆浆纸、煮硾笺或者熟宣或相当渗化度型纸。以及在造型上无需很严格的题材与物象。如画衣着宽松不定型的人物,画活动中或舞蹈中的简笔型人物,或画处在风、雨、雾、夜中的人物,都有利于泼墨法的发挥。

写意画强调作者的个性发挥。扬州八怪以“怪”名世,作画不拘常规,肆意涂写,并以一个”乱”字来表露他们的叛逆精神。郑板桥曾表白:”近代白丁(民道人)、清湘(石涛)或浑成或奇纵,皆脱古维新特立。近日禹鸿胪(之鼎)画竹,颇能乱,甚妙。乱之一字,甚当体任,甚当体任。”(《郑板桥集补遣》)金冬心画竹也是喜”乱”,曾言:”用焦墨竿大叶,叶叶皆乱。”写意画多以书法的笔法作画,同时写意车的用笔也极大地丰富了书法的表现形式,所以写意画家多半是书法学。如郑板桥擅长书法和绘画,相互参融,以画法作书,创隶书间于行楷之中“六分半书”,又以书法的笔法作兰竹,风格明快劲峭。清人蒋士铨评曰:“板桥作字如写兰,波磔奇古形翩翩;板桥写兰如作字,秀叶蔬花见姿致。”

诗和画有姊妹艺术之称,看了一幅画就像读了一首诗。有的人在欣赏绘画时常有这种感觉,这是被那幅画的诗意,或者说诗的意境所打动了。所谓

墨性

写意画是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逐步形成的,其中文人参与绘画,对写意画的形成和发展起了积极的作用。相传唐代王维因其诗、画俱佳,故后人称他的画为“画中有诗,诗中有画”,他“一变勾斫之法”,创造了“水墨淡,笔意清润”的破墨山水。董其昌尊他为“文人画”之祖。五代徐熙先用墨色写花的枝叶蕊萼,然后略施淡彩,开创了徐体“落墨法”。之后宋代文同兴”四君子”画风,明代林良开“院体”写意之新格,明代沈周善用浓墨浅色,陈白阳重写实的水墨淡彩,徐青藤更是奇肆狂放求生韵。经过长期的艺术实践,写意画代已进入全盛时期。经八大、石涛、李、吴昌硕、齐白石、朱宣咸等发扬光大,如今写意画已是影响最大、流传最广的画法。

写意花鸟画

色与墨在艺术上有许多共同的要求,用墨如用色,墨分五彩,而用色需见笔,色中见骨,是用墨用色的传统要求。中国画在形式感上的重要特征是以线为主体的各种不同墨与色的笔触有机、和谐而有韵律感的组合。当然作为用色它还有其他多种艺术表现的要求,而现代写意人物画中对墨与色中见骨的概念又在扩大与延伸,如追求肌理效果等,更多地丰富与强化了墨与色的笔触感。

泼墨法是指随笔将多量的不匀之墨水挥泼于宣纸上的作画方法。这成的笔痕、水痕,有一种自然感与力度,但有很大的偶然性与随意性,是作者有意与无意的产物,容易出现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效果。泼墨法往往和大写意联系在一起,适用于追求情趣、感觉

宿墨是因室温偏热,而使所研的新鲜之墨胶与墨发酵分离而成的,这种变质之墨可能在偶然中被画家发现其所能产生特殊艺术效果。宿墨因胶部分或全部发酵、墨粒游离引起沉淀,这样便会在宣纸上时凝时化,而且笔痕清晰,不易渗化或覆盖。宿墨不如鲜墨之墨色有光泽,但却乌黑而浓郁,作画时,往往因其各种笔痕不易相融重叠,以及部分未发酵之墨的偶发性的渗化而形成一种特有的奇趣,从而使宿墨法自成一格,并被历代画家所青睐。

意境欣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