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涵片啊,最喜欢第二集

是英剧,每集都非常短,但非常有深意。

纵观目前《黑镜》上映的三季,我仍然最喜欢第一季,这也是给我“说点什么”最大的动力。《黑镜》一直都不吝啬对科技的“批判”,以科技放大人性的思考,但是“消极的批判”痕迹却越来越深,让我越看越感觉到精神疲劳,所以我更喜欢第一季的背景

不用过分刻意去刻画未来的世界观,用简单的科技背景去反映现实真正的人性思考,而不是悲观地评断科技的“未来”。

E01

一场关于伦理道德的“行为艺术”,考验的不是首相对于伦理问题的抉择,却是似乎没有关系的看客。看客的人性从两个方面呈现:

第一方面,最直接的民众。民众看客对于日猪的看法有着明显的态度转变,从一开始认为“这是多么恶心的一件事,我一定不会看(直播)”到过大半数投票认为首相应该日猪以至最后空无一人的街道和脸带喜悦的民众看客。他们根本不会关心事情是什么,他们只是凭借被“洗脑”的社会道德观去评价公主被绑架的事件,他们只是单纯的想要满足心理的快感,他们(人类)都不过是虚伪的皮囊。

1.

S1
01
民众容易走入道德的误区,对别人进行道德绑架,键盘侠与圣母婊。媒体的心中没有道德的标尺,不顾一切的手段去获取信息,民众则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首相FUKU猪因被民意绑架,所以一个国家如果让人民有主宰权力,那么这个国家会很无礼,因为民众的决定太具有情绪化,最后的决策不一定是最好的,甚至它浪费国家时间精力。
02
越穷的人生活空间越狭窄,越有钱的人拥有更多空间与自由,男主靠努力赚到钱走到了上层,他欲改变,结果却是自己被上层改变了。
道德不是绝对的,有时候会屈服利益,因为生活生存,现实生活就是,你努力可能有机会,你不努力不会出现有机会。
03
人有非常清晰的记忆,能记住美好的事物,也能记住糟糕透顶的事情。控制不住情绪的人,他会不停回放坏的记忆,赶走身边的人,也毁了自己。

如果没有固有的道德观同化,人们不会觉得日猪是一件多么龌蹉的事情,尤其是为拯救公主而身不由己的时候。但人们却被所谓的道德正确侵蚀了头脑

高层领导做出这样的事是可耻的,我的老公日猪是玷污的,拯救公主、拯救女儿是天经地义。这是矛盾的价值观,又是所谓的道德正确,所以作为旁观者、作为看客,人永远只会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用被同化的道德观评断事物,并不会切身思考当局者的难处。

2.
如果没有固有的道德观同化,人们不会既排斥观看日猪,又渴望观看日猪。“性本恶”,人渴望看到看不到的事物,渴望得到得不到的东西,被道德正确同化的人更是。日猪是龌蹉的事情,却正因为它被“公认”为龌蹉,所以人更渴望看见这龌蹉的事情,更能从中获得快感。道德正确只是人虚伪的皮囊,人认为“这是多么恶心的事,我绝对不会看(直播)”,却在最后津津有味地看着日猪直播,丝毫没有关心拯救公主真正重要的事情。人是什么,如果事情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你真的会关心吗?抑或是这只是道德正确的皮囊。

第二方面,间接的媒体。事发当刻,高层乞求媒体遵循(记不起来具体什么协定)自愿遵守的协定,希望镇压此事,但是媒体依然相继曝光。当然,这是自愿为原则,媒体自然不会想要遵守,因为媒体最反映的是人的阴暗面,哪怕现实世界也是如此。媒体想要抓住人最感兴趣的事件放大并传播,而往往就是人想要看到却看不到的事件。新闻记者为了独家猛料色诱高层,不惜生命危险前往现场取料。她做着的事情、她前往现场一探究竟就是每个看客内心想要做的事情,只不过她代表所有看客做了、媒体代表人做了,不管通过任何手段,nobody
cares。现实媒体总是挑战着社会道德的底线,迎合大众口味,目的只是博取大众的目光。与其说人是被道德正确蒙蔽了双眼,我更愿意说人是深知事实而被迫虚伪,媒体则是其阴暗面的代表。

你可曾想过,如果你是首相,事情是否会变得不一样?于我,答案是否定的。首相只是民众的主宰、只是看客的主角,没人会关心他会怎么样,自然发生在谁身上也都不会有多大不同。唯一不同的,我想大概就是更多的“nobody
cares”。

E02

与其说第二集是对未来社会发展的假想,不如说是当下人类社会简单粗暴的映射。把社会阶级推向极致:香蕉(扫地工)-
平民(单车汉)- 高层(Hot Shot 评委);把社会生活推向极致:踩单车 –
无意义的(虚拟)消费;把人类推向极致:虚伪地愤愤不平地苟且地活着。是的,我愿意把那个世界的人类定义成同一类人,这正是第二集所传达的思想(我认为):社会铸造了人类,所以人类活动都是社会生活的反映,有的只有阶级的不同、表象的不同,这要套在现行真实世界也没有任何不适之处。第二集刻画的四种人物共同支持这样的思想:

第一种,黑人男主身旁的壮汉。他是一位被放大的“安乐派”,他同其他碌碌无为的人一样,被当行世界洗脑,认为社会就是这样,不得不为每一次消费劳动,换取的理所当然也是社会赋予的虚拟物质。他们当然“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努力地活在那个被洗脑的世界里。他们有思想吗?有,人类所构造的社会赋予的共同的思想“正确”。

第二种,被人瞧不起的香蕉。这很容易找到对应的映射,他们和一般平民没有本质的区别,依然是渴望安乐地活在当行世界的人。

第三种,黑人男主与女主。如果说女主是被社会洗脑的代表,那么男主更加是社会的玩具。男主也不过是底层愤愤不平的代表,他有独立思想,他厌恶为没有意义的东西活着,他终于发现了真善美,他被社会同化力量摧残,他屈服了。他清楚活在当行世界是徒劳,但是他掌握了什么力量?他也不过是满怀大志的“愤青”而已,一番“感人肺腑”的演说以后,他能为现状改变些什么?最后的选择不让人惊讶,当你有机会摆脱阶级歧视,而你根本不能为当行世界改变些什么的时候,该选择享受阶级利益苟且地活着,还是默默在底层愤愤不平地活着。这没有任何差别,因为不论怎么活着,都只能接受社会现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