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90后男子留一年多长发 只为制一把漆刷

新闻背景

半个月前,吴劲松终于剪掉了自己留了一年两个月的头发,长度已经超过他的肩膀。这个出生于1991年7月的男孩子留长发,可不是为了时髦或者艺术家气质,而是身为漆器厂漆工的他,想要做一把质量上乘的漆刷。快跟成都装修网的小编一起来看看今天的内容吧!

成都漆艺是中国最早的漆艺之一,中国四大漆器之一。具有独特民族风格和浓郁地方特色的艺术珍品。四川盛产生漆和朱丹,是制作漆器的主要原料,所以成都自古以来就是中国漆器的主要产地之一。早在3000多年前的古蜀时期,成都的漆器工艺就已经达到很高水平。

成都漆艺是中国最早的漆艺之一,中国四大漆器之一。具有独特民族风格和浓郁地方特色的艺术珍品。四川盛产生漆和朱丹,是制作漆器的主要原料,所以成都自古以来就是中国漆器的主要产地之一。早在3000多年前的古蜀时期,成都的漆器工艺就已经达到很高水平。

2006年5月20日,成都漆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图片 1

图片 2留长发的吴劲松正在刷漆
受访者供图

成都装修网的小编了解到,2006年5月20日,成都漆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半个月前,吴劲松终于剪掉了自己留了一年两个月的头发,长度已经超过他的肩膀。这个出生于1991年7月的男孩子留长发,可不是为了时髦或者艺术家气质,而是身为漆器厂漆工的他,想要做一把质量上乘的漆刷。

“漆刷一般都是女性的头发做,但是现在很多人都会烫染头发,失去了弹性,质量不好。”为了“严格”控制质量,这一年多,吴劲松不仅尽量减少使用洗发水,还会减少洗头频率,冬天一般一周,夏天则是三天。

“漆刷一般都是女性的头发做,但是现在很多人都会烫染头发,失去了弹性,质量不好。”为了“严格”控制质量,这一年多,吴劲松不仅尽量减少使用洗发水,还会减少洗头频率,冬天一般一周,夏天则是三天。

成都漆艺,始于商周,盛于唐宋,宋元明清一脉相承。传承了古蜀3000年传统技艺的成都漆艺,在光速发展的现代,一度沉寂,漆艺人才也曾一度青黄不接。成都装修网的小编了解到,2014年后,成立于1954年的成都漆器工艺厂改制,终于迎来了80后、90后新鲜血液,吴劲松,就是其中一名90后漆工。

图片 35月23日,剪了发的吴劲松在工作中

别人的头发

成都漆艺,始于商周,盛于唐宋,宋元明清一脉相承。传承了古蜀3000年传统技艺的成都漆艺,在光速发展的现代,一度沉寂,漆艺人才也曾一度青黄不接。2014年后,成立于1954年的成都漆器工艺厂改制,终于迎来了80后、90后新鲜血液,吴劲松,就是其中一名90后漆工。

他为啥不用

□成都商报记者 于遵素 摄影记者 张士博

❶漆刷一般都是女性的头发做,但是现在很多人都会烫染头发,头发失去了弹性,质量不好。“自己的头发,可控得多。”

别人的头发

❷这一年多,吴劲松不仅尽量减少使用洗发水,还会减少洗头频率,冬天一般一周一次,夏天则是三天。

他为啥不用

❸剪短长发后,清理长短不一的部分,煮掉油脂,加入漆灰、压板干燥,混合膏灰、生漆,用白布裹卷成板,刚刚够做一把长约25厘米的漆刷。

图片 4吴劲松给葫芦上色后晾干

留发

漆刷一般都是女性的头发做,但是现在很多人都会烫染头发,头发失去了弹性,质量不好。“自己的头发,可控得多。”

一头留了1年的长发

这一年多,吴劲松不仅尽量减少使用洗发水,还会减少洗头频率,冬天一般一周一次,夏天则是三天。

一把用20年的漆刷

剪短长发后,清理长短不一的部分,煮掉油脂,加入漆灰、压板干燥,混合膏灰、生漆,用白布裹卷成板,刚刚够做一把长约25厘米的漆刷。

留长发并不心血来潮,确实是手里的漆刷不够顺手。

留发

“漆刷都是用头发做的,韧性好、有弹力,刷出来的漆才有腰力。”吴劲松摩挲着手里的漆刷说。但是,现在女性的头发多烫染过,失去了原有的弹性,收购来的头发发质不够好。去年2月,吴劲松萌生了留自己头发做漆刷的念头。“自己的头发,可控得多。”

一头留了1年的长发一把用20年的漆刷

时间倒回3年前,吴劲松可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跟成都漆艺,这个古老的技艺挂上钩。2013年,吴劲松从成都理工大学景观设计专业毕业,从事本行业,熬夜加班改设计是常态。

留长发并不心血来潮,确实是手里的漆刷不够顺手。

“项目里一套设计图有几百张小图,客户一个电话就得改。”熬过最长的,是两天两夜没合眼。身体扛不住,吴劲松辞职了。有亲戚是做漆工的,“赋闲”在家的吴劲松被喊了来,“我也是学画画的嘛,觉得好像有点沾边。”

“漆刷都是用头发做的,韧性好、有弹力,刷出来的漆才有腰力。”吴劲松摩挲着手里的漆刷说。但是,现在女性的头发多烫染过,失去了原有的弹性,收购来的头发发质不够好。去年2月,吴劲松萌生了留自己头发做漆刷的念头。“自己的头发,可控得多。”

2015年5月,吴劲松走进了与宽窄巷子一街之隔的成都漆器工艺厂,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三层楼高的老厂房,在热闹的市中心独得一方静谧。一开始,吴劲松在装饰部,主攻雕刻、绘画,还算有些功底。几个月后,被调至销售部门,“做一行,还是希望能经历完整的流程。”因此,吴劲松从头学起。

时间倒回3年前,吴劲松可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跟成都漆艺,这个古老的技艺挂上钩。2013年,吴劲松从成都理工大学景观设计专业毕业,从事本行业,熬夜加班改设计是常态。

漆极易让人过敏。刚刚摸漆的时候,吴劲松一度全身都肿得老高,“眼睛都睁不开。”慢慢地,有了“免疫力”,也适应了沾上漆后马上用汽油或者酒精擦掉,但很多时候,忙着干活的漆工们总是会忘了处理,所以每个人手上,或多或少都留着一些伤痕。

“项目里一套设计图有几百张小图,客户一个电话就得改。”熬过最长的,是两天两夜没合眼。身体扛不住,吴劲松辞职了。有亲戚是做漆工的,“赋闲”在家的吴劲松被喊了来,“我也是学画画的嘛,觉得好像有点沾边。”

从来没留过长发的吴劲松一开始也手忙脚乱,不会用吹风机吹干,只能自然干,干了就扎成个小揪揪。一开始,朋友们并不理解、质疑甚至抵制。“但人要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吴劲松说,自己很清楚,所以不会在意别人“奇怪”的眼神。

2015年5月,吴劲松走进了与宽窄巷子一街之隔的成都漆器工艺厂,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三层楼高的老厂房,在热闹的市中心独得一方静谧。一开始,吴劲松在装饰部,主攻雕刻、绘画,还算有些功底。几个月后,被调至销售部门,“做一行,还是希望能经历完整的流程。”因此,吴劲松从头学起。

成都装修网的小编了解到,剪短长发后,清理长短不一的部分,煮掉油脂,加入漆灰、压板干燥,混合膏灰、生漆,用白布裹卷成板,刚刚够做一把长约25厘米的漆刷。“一把够开10次,用上20年应该没问题。”吴劲松说。

漆极易让人过敏。刚刚摸漆的时候,吴劲松一度全身都肿得老高,“眼睛都睁不开。”慢慢地,有了“免疫力”,也适应了沾上漆后马上用汽油或者酒精擦掉,但很多时候,忙着干活的漆工们总是会忘了处理,所以每个人手上,或多或少都留着一些伤痕。

匠心

从来没留过长发的吴劲松一开始也手忙脚乱,不会用吹风机吹干,只能自然干,干了就扎成个小揪揪。一开始,朋友们并不理解、质疑甚至抵制。“但人要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吴劲松说,自己很清楚,所以不会在意别人“奇怪”的眼神。

手里磨着漆器

剪短长发后,清理长短不一的部分,煮掉油脂,加入漆灰、压板干燥,混合膏灰、生漆,用白布裹卷成板,刚刚够做一把长约25厘米的漆刷。“一把够开10次,用上20年应该没问题。”吴劲松说。

心里磨着性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