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洋权益遭多国染指 应多管齐下维权(图)

  中新网3月16日电
中国最大的渔政船——中国渔政311船在经过两天的休整和补给后,14日从海南三亚开赴南海执行渔政管理任务,于15日抵达西沙群岛。

核心提示:近来,中国东海、南海上空风云骤起:日美要协防钓鱼岛,菲律宾立法侵占中国黄岩岛和南沙群岛部分岛礁。马来西亚总理巴达维登陆南沙群岛的弹丸礁和光星仔礁“宣示主权”。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多国染指中国海洋权益近来,中国东海、南海上空风云骤起:日美要协防钓鱼岛,菲律宾立法侵占中国黄岩岛和南沙群岛部分岛礁。马来西亚总理巴达维登陆南沙群岛的弹丸礁和光星仔礁“宣示主权”。中国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原则遭遇严峻挑战。《澳门日报》日前刊文指出,南海局势升级后,美国、日本、印度等一些大国或地区集团出于各自不同的战略目的,积极扩大在南海地区的影响力,染指南海地区事务,力图使南海问题国际化程度进一步加深。文章称,美国介入南海问题的企图由来已久。《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一九九四年十一月十六日正式生效后,美国对南海的基本政策由“不介入”转为“介入但不陷入”。文章引述菲新社报道称,美国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瓦尔特·洛曼表示,美国作为菲律宾的主要盟国,应该明确支持菲律宾在南海的主权要求。随着南海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被发现,各国开始打这一地区的主意。据《青年参考》报道,日本政府一直很关注南海问题。日本政府在南海主权争议中立场明确,希望东盟国家连手,采取一致行动对抗中国。报道还称,印度为了实现其地区霸权的战略目标,也提出了“东进政策”。自二○○○年以后,印度加强了同越南、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的军事联系,试图扩大对南海问题的发言权。此外,澳大利亚以及某些欧盟大国,也以“南海航行权”关系到其国家利益为由,表示“不能对此视而不见”。这些大国插手南海事务,削弱中国、混水摸鱼的意图十分明显。南海成中国无法回避的崛起门槛美国《侨报》15日刊文分析说,东南亚诸国正在军事准备方面进行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南海如今已成为中国无法回避的崛起门槛。文章说,一方面,南海已然成为大国全球利益的前沿阵地。从当年EP-3侦察机在南海上空对中国的情报侦察,到如今海上侦察船的频繁活动,南海已经成为不少国家对华侦察和制约的前沿。其洋面之广阔、水域之深厚、各国利益之错综复杂,正是大国伸手染指的绝好机会。另一方面,随着中国的发展,南海上穿行的航船越来越多,石油勘探的需求日益增强,对南海的主权行使要求也更加迫切。此外,从国防战略上来看,中国从守土防御向近海防御的转变中,利用中国海域中的岛屿组成的“岛链防御”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今天,南海已经成为了中国无法回避的崛起门槛。中国能够向亚丁湾派遣舰队行使国际责任,那么更有理由在南海维护一个至少是祥和稳定的局势。如果一个国家在崛起的门槛上失语,那么它不但无法跨越大国所设置的崛起屏障,同样无法跨越自我的崛起心理。海域维权应多管齐下香港《文汇报》日前刊出邱震海的文章说,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正日益明显地面临四组挑战:一是中国海洋战略发展与南海主权争议迟迟未能解决之间的矛盾;二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与有关国家不遵守之间的矛盾;三是“与邻为善、与邻为伴”方针与东南亚国家对中国崛起潜在“担忧”之间的矛盾;四是主权争议留待未来解决与各有关国家都在相继争夺资源、时不我待之间的矛盾。对中国来说,未来需要在微观与宏观背景上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从宏观上看,作为地区间正在崛起的大国,中国必须从与美国互动的角度来审视南海主权争端;如何从争取东南亚国家的宏观战略上,而不是一时一地的得失上来看待南海主权争端,这应该成为一个新的战略视角。当然,从技术层面上看,由于联合国限期各国在五月十三日前须提交海域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方案的申请,因此各国似都在紧锣密鼓地做出动作;中国也不能袖手旁观,必须利用这一机会争取未来南海主权解决的法律制高点。同时,北京的海军问题专家日前接受香港《大公报》采访时表示,中国还可走三步棋,一是加快本国领海基线勘定,二是加强有效行政管理和控制,三是需加强海军现代化建设,多管齐下,维护中国正当的海洋权益。在教育方面,人大代表、海军装备部政委王登平将军建议加强海洋权益教育。他说,全民都应该形成一个概念,我们还有300万平方公里的蓝色国土。所以这方面要加强全民的教育,应该从小学生,从我们的教科书就应该了解海洋、认识海洋、熟悉海洋、关注海洋。此外,有关专家呼吁中国的发展和国家安全对海洋的需求越来越大,思考构建中国自己的海洋战略势在必行。

  中国渔政311号船原是海军南海舰队南救503船,2006年底调拨给农业部南海区渔政局,作为国家公务员船使用。这艘由中国海军退役军舰改造的渔政船,将主要担负起在中国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护渔护航的任务,并宣示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

  针对中国最大渔政船开赴南海,外交学院亚太研究中心主任苏浩日前对《大公报》表示,这是中国在维护海洋权益方面的重要举措,既表明维护海洋权益的决心,同时也以一种理智柔和的方式,向外界展示中国完全具备维护自身权益的能力。

  苏浩分析,中国可能通过多种层次和手段来维护自身权益:从派出渔政船、派出海监船到派出军舰,都在选择之列。这次,由农业部派出渔政船,则是其中最柔性的选择。

  多国染指中国海洋权益

  近来,中国东海、南海上空风云骤起:日美要协防钓鱼岛,菲律宾立法侵占中国黄岩岛和南沙群岛部分岛礁。马来西亚总理巴达维登陆南沙群岛的弹丸礁和光星仔礁“宣示主权”。中国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原则遭遇严峻挑战。

  《澳门日报》日前刊文指出,南海局势升级后,美国、日本、印度等一些大国或地区集团出于各自不同的战略目的,积极扩大在南海地区的影响力,染指南海地区事务,力图使南海问题国际化程度进一步加深。

  文章称,美国介入南海问题的企图由来已久。《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一九九四年十一月十六日正式生效后,美国对南海的基本政策由“不介入”转为“介入但不陷入”。文章引述菲新社报道称,美国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瓦尔特•洛曼表示,美国作为菲律宾的主要盟国,应该明确支持菲律宾在南海的主权要求。

  随着南海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被发现,各国开始打这一地区的主意。据《青年参考》报道,日本政府一直很关注南海问题。日本政府在南海主权争议中立场明确,希望东盟国家连手,采取一致行动对抗中国。

  报道还称,印度为了实现其地区霸权的战略目标,也提出了“东进政策”。自二○○○年以后,印度加强了同越南、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的军事联系,试图扩大对南海问题的发言权。

  此外,澳大利亚以及某些欧盟大国,也以“南海航行权”关系到其国家利益为由,表示“不能对此视而不见”。这些大国插手南海事务,削弱中国、混水摸鱼的意图十分明显。

  南海成中国无法回避的崛起门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