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装置艺术展的“第二现场”亮相桥舍画廊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11月14日。

2018年10月27日,“第二现场——当代雕塑装置邀请展”在北京桥舍画廊开幕。本次展览由范明正、赵艳婷夫妇担任策展人,展出11位艺术家的12件雕塑装置作品,是继东莞雕塑装置艺术节之后的延续,呈现更多可能性的作品。

2018年10月27日,“第二现场——当代雕塑装置邀请展”在北京桥舍画廊开幕。本次展览由范明正、赵艳婷夫妇担任策展人,展出11位艺术家的12件雕塑装置作品,是继东莞雕塑装置艺术节之后的延续,呈现更多可能性的作品。

展览现场 杨旻《落在东莞的一些雪花》

本次展览还有五位艺术家的作品是首次呈现,在作品的题材、内容及呈现方式上不断扩大着艺术家对于雕塑装置艺术的创作与思考,完善展览的意义。

展览现场张雪瑞《疏离之物》

​开幕现场嘉宾合影

图片 1

另一位艺术家欧阳苏龙也是两次展览的参与者之一,他的《光的形状》在展览中吸引很多年轻观众的喜爱,在作品前摆pose合影。他介绍自己作品时提到了自己创作时的一些探索,比如雕塑存在的意义,与平面艺术的区别等,想要借助光和影的关系、正负空间的关系去呈现,打破雕塑只局限于形象之中的思维,把雕塑变成真正与空间对话的艺术形式。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11月14日。

图片 2

图片 3

艺术家张玮接受采访时谈到,东莞艺术节以及本次的“第二现场”他都参与了,两次呈现的作品有着思考上的不同,“第二现场”的《变异》是2002年创作的作品,更多思考的是人、生存环境以及工业之间的关系,借助轮胎、钉子、树根的形象来呈现;东莞艺术节上呈现的《我和我》不仅在形象上表现出各个姿态,而且必须和当时的空间、建筑发生关系才有意义,就像人在社会中才会有意义一样。

图片 4

“第二现场”与“现场”有着某种必然的关联性,但又不失各自的独立性。从策展意义上来说,“第二现场”是“现场”的延续,不同的时空地域,传达的同一策展理念,以地域划分的“空间”与“现场”延伸为“第二现场”,消溶了地域的隔膜,在另一维度被再度确认。相较于东莞雕塑装置艺术节的三个单元,四个展区,139件作品、116位参展艺术家的超大规模,“第二现场”仅邀请了11位艺术家参展,这些艺术家各自关注的领域不同、艺术观念不同,以形式各异的作品、各具特色的语言探讨全球化视野下的政治、社会、历史和文化等问题,呈现出多元化的创作形态。其中既有特邀参展的罗伯特·米歇尔·史密斯(美)、赵能智、喻高、张雪瑞和齐乐,也有刚刚参与过艺术节的艾松、王芃、柯林斯(美)、张玮、杨旻、欧阳苏龙,他们的作品辗转千里再度展出于北京798,形象地阐释了“延伸”以及“第二现场”的两个主题,使两个展览前后接续,圆满地实现了策展人的愿望。

展览现场

图片 5

图片 6张玮
《我和我》

图片 7

“第二现场”与“现场”有着某种必然的关联性,但又不失各自的独立性。从策展意义上来说,“第二现场”是“现场”的延续,不同的时空地域,传达的同一策展理念,以地域划分的“空间”与“现场”延伸为“第二现场”,消溶了地域的隔膜,在另一维度被再度确认。相较于东莞雕塑装置艺术节的三个单元,四个展区,139件作品、116位参展艺术家的超大规模,“第二现场”仅邀请了11位艺术家参展,这些艺术家各自关注的领域不同、艺术观念不同,以形式各异的作品、各具特色的语言探讨全球化视野下的政治、社会、历史和文化等问题,呈现出多元化的创作形态。其中既有特邀参展的罗伯特·米歇尔·史密斯(美)、赵能智、喻高、张雪瑞和齐乐,也有刚刚参与过艺术节的艾松、王芃、柯林斯(美)、张玮、杨旻、欧阳苏龙,他们的作品辗转千里再度展出于北京798,形象地阐释了“延伸”以及“第二现场”的两个主题,使两个展览前后接续,圆满地实现了策展人的愿望。

图片 8

开幕现场嘉宾合影

艺术家张玮接受采访时谈到,东莞艺术节以及本次的“第二现场”他都参与了,两次呈现的作品有着思考上的不同,“第二现场”的《变异》是2002年创作的作品,更多思考的是人、生存环境以及工业之间的关系,借助轮胎、钉子、树根的形象来呈现;东莞艺术节上呈现的《我和我》不仅在形象上表现出各个姿态,而且必须和当时的空间、建筑发生关系才有意义,就像人在社会中才会有意义一样。

展览现场 张玮《变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