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怒放的玫瑰2

“你还记得我吗?几天前我们还见过。”欧阳美子

殷雪仔细一看坐在自己床前的是商语,感动很惊奇“你怎么在我家。”

摘要:
你知道的越少越好。梦境把殷雪带到一个冰谷,冰谷里全是冻结的冰,但有一池荷花开得很美丽,殷雪感到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冷的地方还会有生命存在,这荷花比还不会被冻死,又不是腊梅花。这冰谷冷得不惊让殷雪打了个寒

“这感觉真熟悉啊!没想到曾经我们也是那么的相爱。”殷雪

“这样啊!那你又是谁?”殷雪

梦境化成一朵红色的玫瑰,绽放在那里,欧阳美子纱衣上的紫色光芒照射在玫瑰花身上,显得是那么的有神情,玫瑰花上方的冷飞化成的锁,冷艳化成的钥匙在空中发出火焰般的光芒照射着。

“你知道的越少越好。”梦境把殷雪带到一个冰谷,冰谷里全是冻结的冰,但有一池荷花开得很美丽,殷雪感到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冷的地方还会有生命存在,这荷花比还不会被冻死,又不是腊梅花。”这冰谷冷得不惊让殷雪打了个寒颤。穿过荷花池,一直往前直走,越往前走感觉越暖和,还闻到阵花香。“尊师,殷雪已带到。”梦境跟眼前这位穿着紫色纱衣,点着檀香的女人说着话。“这没你的事了,你去把杜依凤也带过来吧!注意安全!”欧阳美子

“你说什么?曾经,谁曾经跟你相爱了!”商语

“你等我很久了,难道你认识我,怎么感觉梦境里的人都认识我。我难道跟你们关系很大。”殷雪

“依凤,刚才你去哪里了!可急死我了,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殷雪

“难怪不得我落在镇上的时候,那些人只是看了看,又继续做自己的事,原来灵魂被人控制了啊!”殷雪

“会的。”靳豪的声音离杜依凤越来越远。

“要让她们安全的回到现实,还得找到梦境里“冥界”的两兄妹冷飞和冷艳帮忙,你在这里照顾好她们,我去去就回,你目前消失几个小时,把你的那些玫瑰全部变得枯萎,暂时不要开放,我会像魏文韬通知说你生病了。”(魏文韬他是整个梦境界的总尊师,但是,是欧阳美子最好的朋友)欧阳美子对梦境说

欧阳美子挥一挥衣袖,锁插进钥匙,发出刺眼的光芒,欧阳美子把杜依凤和殷雪送进梦境所化成的玫瑰花花蕊中,一道光芒,杜依凤和殷雪消失了。

“为什么?”殷雪开始着急起来

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但风雨过后印出一道美丽的彩虹,玫瑰花瓣从天而降飘散了一地的优美。只是殷雪一直看着这花瓣,然后傻笑:“为了通过梦境去寻找自己未来的老公,差点丢了性命。”

殷雪仔细想了想,回忆起前几天的事,好像是见过眼前这位女子。“哦,原来是你,那天下雨,你骑着自行车,你自行车楼楼里装满了玫瑰花,掉了几束在地上,还是我帮你捡起来的,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摘要:
依凤,我是靳豪。”前方一个男子朝着杜依凤招手我在梦里梦见过你!杜依凤你会是我的白马王子吗?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快回去吧!你的好姐妹在等着你一起回去呢?靳豪说着离开了杜依凤的实现。等等,你别走啊!我还

“你可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可知道你来这里多久了。”欧阳美子

正规网赌平台,怎么,你认识那个人。“多漂亮的玫瑰花啊!”商语边说边把掉在地上的玫瑰捡了起来。

殷雪以为刚才闻到的是花香,原来是檀香的花香味,殷雪被这香味吸引了,在仔细一看,这檀香的花香突然变成一团白雾,显现出“美子”二字。殷雪惊叹“好神奇,檀香花香味还会显示出字。”

“习惯被你欺负了呗!”商语

“你投胎的时候喝了“孟河汤”已经记不得前世的事了。”欧阳美子:“他是商语,前世你们是恩爱的一对情侣,因为商语家里太穷,你爸妈强烈反对你们在一起,就把你们拆散,但你们不甘心,无论如何都要在一起,假如不能在一起,约定死也要在一起,你们就约好了,一起跳河死去。但你们被周围的人发现,叫了救护车救起,你活了下来,但失去了记忆,商语就死去了,于是一直在寻找你,他不明白你为什么没有实现约定,死也要在一起,所以很恨你!所以你一来到梦境,就追杀你。”

殷雪傻笑着,杜依风醒来就往楼下跑。殷雪大吼:“依凤,你去哪里啊!”

0

殷雪挽住商语的胳膊:“你为什么一直就会被我欺负,还从小学被我欺负到大学,是不是一直都记得我啊!”

“是啊!都睡了一个星期了,我去请法师吧!肯定是中邪了。”殷立

“现在有了,而且很明确,现在才知道我未来的他,其实一直在等着我呢?只是我没发现而已。”杜依凤

“什么,我到这里来有一个星期了。”殷雪不感相信

“我男朋友在电影院门口等我。”杜依凤

欧阳美子正准备接着说,但飘来一瓣黑色玫瑰花瓣,“不好,有事情发生了,我们这里是不允许有知觉的灵魂存在,看来被易冰寒发现了。”欧阳美子衣袖又一挥,所有光芒照射在冰上,四周的冰再次消失,欧阳美子带着殷雪飞跃起来,躲到了古镇最低层。

“她是被靳豪叫过去了。”欧阳美子

“什么?我前世的男友,我未来的老公?那他为什么还要杀我。”殷雪

“以前是讨厌,不知现在怎么的就是很想照顾你。”商语

“你知道这里时间走一个小时当现实走多久吗?这里的一个小时算现实的一天,也就是说,你们来这里有7个小时了,就当现实的7天。”欧阳美子“你知道那个黑衣男子为什么要追杀你吗?你不是觉得看着他面熟吗?他是你前世的男友也就是你未来的老公。”

殷雪缓缓睁开眼睛,“女儿啊!你总算是醒了。”殷雪的妈妈柯心莲寒心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