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流萤月

摘要:
小萤是个自卑的女孩子,在班里常常因为觉得自己太平凡而抬不起头来,而且老是觉得自己是他人嘲笑的对象,一张平凡的脸怎么看都不会特别引人注意。她羡慕死班里那个整天被男生追捧的校花了,常常半夜还未睡下的她,总

                      图书馆的偶遇

小萤是个自卑的女孩子,在班里常常因为觉得自己太平凡而抬不起头来,而且老是觉得自己是他人嘲笑的对象,一张平凡的脸怎么看都不会特别引人注意。她羡慕死班里那个整天被男生追捧的校花了,常常半夜还未睡下的她,总是伏在窗前望着月亮静静的忧伤。她也希望,自己能有个让人羡慕的青春……

宋心吃掉五根冰棍,牙齿凉麻,嘴唇发紫,喉咙似乎一股寒气打入,宋心本能地抖了几下。夜晚沉静,宋心躺床上,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完全没有一丝困意。宋心翻来复去几个小时,最后采取心静自然困的方法——数羊。宋心闭上眼,默默的在心里念道:

江南来了一个美丽的女子,人们不知道她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她往哪里去。只是撑起一把绣着夏荷的纸伞,迈着轻灵的步伐,走向很远的地方。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九十九只羊、一百只羊、一百零一只羊、一百零二只羊……”宋心渐入香甜的睡梦中,这次熟悉的梦境又出现,美丽的神女、哭泣的自己,一模一样的对白内容。仙气飘飘的神女,轻轻一挥薄纱的衣袖,忽地雪花纷纷扬扬,白茫茫一片,宋心仰头,朵朵雪花落入脸颊,化成一滴滴冰水,刺骨寒冷。宋心缩了缩脖子,双手交叉抱住胳膊,试图让自己暖和一点。宋心想问神女为何变出一场大雪,霎那间,错愕的呆愣,善良的白衣神女竟变成了尚一浩,而且那对冰冷的眼神充满邪恶,他一副至高无上的傲娇模样,浮在半空中,身着黑色绸衣、黑色丝裤,系深蓝围腰,中间镶嵌一颗紫色玛瑙;靴子黑油油的,手执一把黑如墨的扇子,痞痞的坏笑。头发长如蚕吐露的白丝,缕缕飞扬,宋心环顾四周,黑压压一片,只有有一道光亮,照着她和尚一浩。宋心手无缚鸡之力,干巴巴的流冷汗,白雪已经没了膝盖。尚一浩缓缓向宋心靠近,宋心步步后退,却一步也退不了,雪,此时死死缠住她的腰,动弹不得。尚一浩一个冷笑,抓住宋心的两只肩膀不放,如一只老鹰抓到了一只老鼠。宋心拼命挣扎。

小萤感到身体不舒服,也许是病了,很痛苦。医生说她是心里压抑过大,情绪不能宣泄导致的抑郁症。但她知道,这心病怕是她自己也无能为力。坐在床上想啊想,想啊想:要是我有天能像月亮一样给人们幸福该多好啊!一声房门轻叩,门儿嘎吱响了开来,是小萤的同学们。

“走开!走开!”突然,尚一浩张开血盆大口……

“刘萤,听说你病了,大家都来看你了。你看,这是大伙儿一起买的花,希望你能好起来。”带头的女孩儿捧着一束鲜花递向小萤,友好的微笑着。

“啊……”宋心惊醒,满头大汗。看一看下钟,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惊心动魄,长舒一口气。林真美被宋心的喊叫惊醒,若一支枯萎的花,蔫蔫地弓身,西瓜一样的头耷拉。

小萤一阵错愕,过了许久才眼泪汪汪的接过花儿,低下头轻轻的呢喃:“谢谢,谢谢……”

“宋心,你……你……叫什么?”宋心脑海迅速翻转画面:邪恶的尚一浩,恐怖的血盆大口,罢罢手。

一位女生走过来,轻轻抹去她额间的汗水,还有眼角的泪水。小萤满是感激的盯着这名校里的花儿,看见她清秀的脸庞,一双清澈的不能再清澈的眼眸,心里塞满了眼泪。为什么呀?她为什么要得到这种幸福?

“做了一个噩梦,实在不好意思吵醒你了,真美!”玉凝露风一样的女子,六点起床,花二十分种做瑜伽,剩余的四十分钟洗脸刷牙,花妆。然后静静地看着其他三个晚起忙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自己可以幸灾乐祸。苏兰铃刚来,很不适应共用两个厕所,一个水槽,弱不襟风的苏兰铃,一个小时还没有刷完牙、洗完脸。林真美啃着一个大苹果,笑哈哈。

那一晚,小萤的病很严重。心被压抑的在床上喘不过气,捂着发痛的胸腔眼泪却不住的掉下来。我要死了吗?她这样问自己,心里痛着却有种莫不知名的高兴。

“终于,我不是最慢的了。嗯,苹果真甜!”苏兰铃听到林真美的话,低头,眼神黯然。

感到生命在一点一点流逝,她微笑着将头扭向了窗沿。一片银色的月华倾泄而下,扑打在这张平凡的脸上。身体已经僵硬,呼吸也愈发沉重,她始终微笑的望着天空明亮的月牙。眼角微微噙着苦泪,视线也开始模糊,心中的痛,快要消失了……

“对不起,我……”宋心对林真美使了一个眼色,林真美懵了一会儿,立刻向苏兰铃道歉。

一双精致的小手托住了她的身体,一把绣着夏荷的纸伞睡在窗沿。那泛着淡绿的秋水明眸将她的身影映在眼帘,紧紧的挽在怀里。

“兰铃,你就把我的话当屁,我说话不经大脑,因为我是猪脑子。”

小萤醒了,睡在女子怀里的她眼神里充满了恐慌,一抹凄凉的冷意油然而生。她竟然长的和她一样!只是,没了左脸那丑陋的伤痕。六岁那年,一场惊心动魄的抢劫让她彻底毁了左脸,那一道道的伤痕至今还让她触目惊心!从此,她丢失了身为女孩子的自信,自卑压抑了她十几年。今天的她,终于选择了轻生……

“胖子,你何止是猪脑子,简直是猪一样的队友。”玉凝露雪上加霜,趁机安慰苏兰铃的同时拐弯嘲笑林真美。可惜林真美头脑太简单了,猜不透玉凝露拿她取乐。

“呕——”女子托扶小萤的身体,让她在卫生间大吐一番,桌上的安眠药被她一把丢进垃圾桶。

“对对,我是一只爱吃爱睡的猪。”

她捏住小萤的小脸,深情的望着她。

“兰铃,别放心上,你刚来,肯定适应不了这样的生活。”宋心理解地安慰苏兰铃,苏兰铃看着宋心,眼睛流露感谢的神情,点点头。

“我给你,给你世上最美的容颜。你要答应我,不要轻生。”

四个人又一次迟到了,林真美从后门小心翼翼地探出大脑袋瓜,双眼搜索老师的身影,讲台空无一人。林真美领头,大摇大摆地走进教室,玉凝露在身后小声地说:“胖子,注意形象,我的面子被你丢光了。”林真美好不容易风风光光地做一次“首领”,心里乐开了花,根本听不进玉凝露说的话,玉凝露真想一脚揣过去。宋心后面的苏兰铃娇滴滴,像一朵玫瑰,吸引班里男生们的倾慕,苏兰铃羞答答的坐在位子上,男生们的视线久久舍不得离开,女生们那一个个羡慕嫉妒恨。

小萤头昏昏沉沉的,听不清她在说什么,迷迷糊糊的呢喃了句。

女生甲:“一看就是装清高的。”

“你是我吗?”

女生乙:“一看她的打扮,家里肯定金山银山。”

女子沉默不语,双手搂住了她的肩,在她的耳畔轻轻的吟道。

女生乙:“两个穷鬼,两个富鬼,不知道她们为什么成为朋友的。一个止高气昂,一个胖如母猪,一个不知天高地厚,一个买弄清高。”

“记住这轮明月,她叫流萤”

……林真美两只胖手捏紧成一个大大的拳头,准备重重地拍桌子的时候。一个毛头男生走近苏兰铃,一脸不怀好意:

身体渐透渐明,最终消失在小萤的身体上。直到那清晰可触的温度彻底消失,小萤才缓缓睡去……

“同学,你美若天仙,我一看见你,就不由自主地喜欢上你了。请问你的微信是多少?”

一觉睡到了自然醒,小萤托着昏昏沉沉的脑袋从床上坐起来。心中的压抑感似乎减轻了不少,她有些疑惑,昨晚,那是梦吗?眼角的余光剎那间扫向了窗台,心中猛一咯噔,那把绣着夏荷的纸伞还依然睡在哪里!奇异的震撼频频袭来,恐惧中泛着丝丝感动……

“美你妹,滚犊子……”林真美对着毛头男生来个传说中的狮子吼,毛头男生的脸错乱地扭动,头发直直的竖立,瞬间晕倒在地上抽搐,口吐白沫。班里的同学一下子傻眼,害怕得不敢吭声。

小萤缓缓地下了床,拿起窗沿上的油纸伞,紧紧的抱起了它,一遍又一遍在心里默念。

“还好早上只上两节课。”林真美心胸坦荡得吃东西,早上做的事全抛到九霄云外。

“流萤,我会为你活下去,为你活下去……”

“胖子,厉害啊!不枉费长那么多肉。哈哈!”玉凝露拍拍林真美的肚子。

……

“那是,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当我是笨猪啊!”林真美前所未有的自豪与强大。

小萤又重新回到了校园,班里响起了一片热烈。,同学们无不惊讶的打量着她。刘萤左脸的伤疤居然消失了!现在的她,完全就是个美人胚子嘛!

“真美,你也要长点记性了,还好你狮子吼的功力只有九层,不然今天真得赔医药费了。”宋心善意地提醒林真美,生怕那个毛头男生记仇,学校记处分。

小萤在众人欢迎的掌声里走向自己的座位,美眸流转间居然发现不少同学对她投来羡慕的眼光。要知道,以前她完全是班里最丑陋的存在。男生不敢靠近,女生不愿亲近,她一个人活在寂寞与空虚的世界里。朋友寥寥无几,不过那美丽的校花却是不嫌弃她,但在别人眼里,依然犹如红花还需绿叶衬一般看待她。痛苦折磨她,但她已经熬过来了,现在,明媚的明天正在迎接她!

“这不怪我,那男的一看就是一个猥琐男,还想占兰铃的便宜。”林真美为自己辩解,苏兰铃一路上保持沉默,让人费解。走到交叉路口,宋心和其他三人道别,径直去了图书馆。

下课时,校花走到小萤身边。微笑的脸庞将一双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友好的托起她的手说。

安静的图书馆,知识的海洋。宋心蹑手蹑脚地走进一楼的借书处,上次看到了饶雪漫的小说,可惜宋心大一要过几个月才可以借书,宋心每次只能在里面饶有兴致地看到了十二点,内心恋恋不舍地放进、拿出;放进、拿出……宋心急切地走到小说类的书架,从头到尾地找呀找,以为自己眼花,那本书不见了!宋心心里想:有人借走了吧,失望地放弃寻找。宋心在文学类拿出一本书,找了个空位坐下。过了一会儿,对面坐下了一个人,宋心没有在意,只顾看自己手里的书。

“欢迎回来,小萤,你真美。”

口袋里的手机微微振动,宋心伸出摸了摸口袋,原来设置的脑钟没关。宋心起身,顺便看了坐在对面的人,宋心一阵狂喜,饶雪漫的小说。宋心又坐下,做贼心虚一样地左看右看,食指轻轻一点书的封面,看书的男孩放下书,奇怪地看着宋心。宋心屏住呼吸,做梦一般掐自己的大腿,面前的男孩,眉清目秀,阳光一样的灿烂笑容。

小萤惊愕的呆住,这种话岂是高贵如莲的校花亲口说出?半晌,她淡淡的回了一个微笑。那瞬间,班里所有男生的心都沸腾起来了。

“你好,你要借这本书吗?”男孩摇摇头。

“刘萤,真美!”

“你看完了吗?”又摇头示意。宋心还想问你下次可以看另一本书吗?一想到自己没有权利要求一个陌生人这么做吧。抱歉地微笑,男孩也微笑。下午还有四节课,宋心无奈的把书放回原位,不自觉地偷瞄了一下爱微笑的男孩,发现坐位空了。

“刘萤,真美!”

……

一遍遍话语在她耳边重复,但她却不知为什么高兴不起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