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网赌平台】小小说精选: 杨老实吃名菜(小小说)

■ 李德泽

一、加油
  43岁的常久理,外号“常有理”。长得牛高马大,说话粗脖大嗓。爱喝酒,好抬杠。三杯酒入肚,满嘴都是歪理。谁要是跟他翻着,他立马就急:“我说的就是圣旨,你敢抗旨不遵?”人们都知道他喝完酒,就这德行,也就没人跟他治气了。
  原本他是通州毛线厂的司机,厂子倒闭了,他就只好买个二手“夏利”趴活儿。日子挺清苦的。“好运气来了,门板挡不住。”他家在北城,前年赶上拆迁,一下子给了他一百多万。仿佛饿汉见了红烧肉,他是有钱就花,买了一辆奥迪,还开了一家汽修厂。
  俗话说:“人一阔,脸就变。”可这话对于常有理却不怎么灵验,他还真的没变。一到假日,他就让厂子里的司机小刘开着车,约上好友,到京郊山区里兜兜风,尝尝野味,观赏野景,别有滋味,活的很是潇洒。前不久,他又带着外号“老铁”的好哥们,到延庆去饱餐了一回豆腐宴。除了小刘,两个人都喝得半醉。老常打了一个饱嗝儿,嚷了一句:“游山不看水,仙女也不美,咱们去怀柔吧!”旁边的老铁,立马提醒:“太远了,车上的油够吗?”
  “小刘,还有多少油?”老常问司机小刘。
  “还能走80公里,”小刘试试表说,“老板,能到怀柔吗?加点油吧!”
  “不用,走吧,到那儿没问题!”老常说得斩钉截铁,司机小刘只好遵命了。
  汽车在山路上行驶,外面的山景挺美的,应该好好欣赏,可是,各位的酒劲上来了,昏昏欲睡,睁不开眼。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只听老铁问了一句:“到哪儿啦?”
  “刚进怀柔地界,走山路费油,我看够呛了。”小刘说。
  老常听了,胸有成竹地说:“没事,我敢保证……”说到半截,猛然觉得车轮子不动了。他是开车的老手,就知道坏醋了,八成是没油了。
  三个人下了车,环顾四周,全是大山。连个人家都看不到,到哪儿找加油站呢?
  “听说,往油箱里尿尿,能行吧?”老铁说出这个荒唐的想法,立即被小刘否定了:“我试过,不行的。有56度的二锅头还凑合。”老常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主儿,这回可真的栽了。他又想起几年前,他开车到密云,接几个民工回厂子。返回时,汽车在山地里抛锚了,他去山里的人家找油,留一个民工看车,等他回来,看车那人已经冻晕了!想到这儿,赶紧跟小刘说:“你年轻到附近看看,我们两个等着你。”
  大约等了一个多小时,小刘总算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小油桶,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大概是要油钱的吧?”老常说了一句。走近了,老常一看见这个人的脸,立马认出来这是个饭店老板,前额谢顶,亮光光的,就悄悄地和老铁说:“真是冤家路窄,我和这个人吵过架,你下去交涉吧,就说我醉了……”
  “这位王老板真的不错,想请咱们几个到他的饭店,尝尝野味,就跟着我来了。”小刘说。老铁下车,赶紧道谢,握手。表示感谢之后,立马掏出一沓子钱:“谢谢,您可真是我们的大救星了,给你点油钱吧。”
  那个人笑呵呵地摆摆手说:“这点油,我还能要钱呀?那我就真成半路揩油的人了。出门在外,经常碰上为难的事儿,您要是给我钱,那我就显得太小气了。听说你们在外边冻着,我是请你们到我的小店里暖和暖和,认认门儿,好不?”
  听到这儿,老铁不知说啥好,没辙了,只好问老常:“老板,怎么办?”常老板小声地说一句:“咱们走!”
  汽车又上路了。常老板心里特不是滋味,就说了原委:“那天,我喝多了,吃完饭,一摸兜,只有几十块钱,没钱怎么出门,我就硬说人家的米饭不熟,菜的质量也不合格。今个儿就不给你钱了,你整顿好,我再来……大堂经理不干,扯着我的衣服不让走,咱爷们可没丢过这个人!后来,就这位老板出来了,人家就是大度,只说了一句,下次没带钱,跟我说一声!出门在外,总得吃饭呀?我当时臊的,真想钻地缝里去。”说着,拍拍脑袋:对小刘说:“明天,买几包大顺斋糖火烧,专程来感谢他吧!人做了亏心事,不成呀!”老常说着,眼里似乎闪着泪花……
  
  二、代沟
  杨发老汉今年73了,也许他是宋代杨家将的后代,脾气特别耿直,儿子早就在通州小城安了家,他的老伴几年前过世了,在老家就他一个人。虽然养了两条狗,每天跟狗说话,狗只会“汪汪”,不能说话,该有多寂寞呀!儿子特地给他买了一套住房,可他就是舍不得那个老家,儿子一家三番五次地请他来城里住,他就是一句话:“鸽子笼我住不惯,你要是让我多活几年,就让我在老家呆着吧!”儿子一家,至今还是对他没辙。
  儿子杨方是从代课教师熬到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身份,没有背景,全凭自己的打拼走上了仕途。如今工作顺利,上和下睦,在全区很有声望、人脉。心理上觉得最对不起的是独居乡下的老爹。一是很少去看望,二是说话总是谈不拢。老人家总是念旧,老脑筋,就像榆木疙瘩,死羊眼,一根筋,认死理。唉!真的没辙!
  眼看到感恩节,杨主任百忙中想到了老爸,近几年小城建设得不错,县里的新华大街比起原来靓丽多了。把老爸接到城里看看,兴许能让他的脑筋开化一些。想到此,就给在东方化工厂工作的儿子杨中打电话:“你们还在放假吧?今天你开车把你爷爷接到县城,陪着他逛逛街,找个像样的饭店,点几样好菜,别怕花钱。中午我抽空去买单。”
  孙子杨中,好动了一番口舌,终于把杨发老汉请到了县城。先是拉着老汉逛街。扬中一边逛,一边眉飞色舞地介绍:“您知道吧,咱们县要建成国际新城了。再过几年,全世界的大公司,都会到这里谈生意,您说,咱们够牛的吧?”杨发听着,不动声色,默默不语。孙子杨中有点急:“县城里日新月异的变化,您不高兴呀?”没想到,老汉气冲冲地说了一句:“你懂个屁!”弄得孙子好没面子,脸蛋儿臊得像个猴儿屁股。
  中午,孙儿牵着爷爷的手,走进县城里最有名的一家大酒楼,在豪华的餐厅内入坐。服务小姐走来递给一本名牌菜谱说:“你们要吃什么菜,请点吧。”
  孙儿就说:“爷爷,你喜欢吃啥就点啥,一会儿我爸来买单!”杨发老汉把菜单又递给了孙子:“我看不懂,你随便。够吃就行啦,记住,花自己的钱,不能动公款!”孙儿笑了:“您放心吧,我爸受您的教育,是个人人皆知的清官。”
  不一会儿,服务小姐就端菜上桌。杨老汉一看,顿觉奇怪,就指着一个个细瓷盘子问服务员:“这些都是什么菜呀?”服务小姐指着一个个盘子甜甜地介绍:“这个是‘母子相会’,那个是‘青龙卧雪’,靠近您的是‘小二黑结婚’,还有‘一国两制’、‘蚂蚁上树’、‘荷塘月色’……”
  老汉仔细一看:原来这“母子相会”,就是凉拌的煮熟的黄豆铺底,上面放着豆芽。“小二黑结婚”是在盘子里放了两个去壳的皮蛋。“青龙卧雪”是盘子里装点白糖,上面放一根青黄瓜。“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居然是红烧猪蹄,然后在四周放一圈香菜。“一国两制”竟然是一盘煮花生米和炸花生米,“蚂蚁上树”是粉丝加点肉末。“荷塘月色”其实就是藕片加一点白糖……“这简直是糊弄人!你要这些菜。纯粹就是个冤大头!”
  此时,服务小姐又送来了两瓶啤酒,开瓶盖倒了两杯,放在爷俩面前,然后飘然而去。孙儿一边给爷爷夹菜,一边劝爷爷喝酒。杨老汉抿了一口,感到不是味儿:“这是什么酒?简直是馊泔水水!”孙儿笑着说:“爷爷,这是名牌啤酒,不醉人,是液体饼干,对您身体有益,您喝习惯了就好啦!”
  杨老汉不喝酒了,吃了几口菜,皱着眉说:“这菜名好听。味道还不如白菜咕嘟豆腐好吃呢!”孙儿接上话:“爷爷,您老这么大年纪了,也该享受现代生活了。以往的年月只为填饱肚子,现在,人们都讲究档次啦!你住进城里慢慢就习惯了。”
  杨老汉听完,怒气冲冲地说:“你们有钱了,就要像‘大跃进’那样的‘活糟’了。到这儿吃饭,就是来‘烧钱’的,唉!简直是败家子儿!不等你爸,结账,我走!”
  孙儿结了账,搀着爷爷上了车,好意地劝爷爷多在城里转转,看看新城变化。老杨气哼哼地说:“有什么可看的,全是汽车、高楼。你小子不知道,这里是京东首邑,闸桥早就没了,鼓楼也不见了,还有剧场、天文站、工人俱乐部……因为这里风景美,还拍过两部电影呢?……”
  孙儿劝道:“爷爷,时代变了,都在日新月异地建设呀!”
  杨老汉愤然道:“老的、旧的,也许更有价值!日新月异,也不一定都好。我的老屋,一百多年了,住着挺舒服,‘大跃进’时,真的日新月异,多大的损失呀!”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4年第9期  通俗文学-乡土小说

  杨老实今年70多岁了,一生都是在农村偏僻的山旯旮里度过的,正宗的乡巴佬。

  近来,他儿子当了局长。在一个双休日,局长开着小车回老家,把他接到城里去享享福,报答养育之恩。

  乡间“茅屋出公卿”,杨老实自然高兴,也就随小车进了局长之家。

  局长对读高中的儿子说:“我没有空闲。你就陪爷爷到城里各个地方去逛一逛。爷爷老了,你把钱管好。他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吧。”

  于是,孙儿陪着杨老实逛街。中午,孙儿牵着爷爷的手,走进一家名菜大酒楼,在豪华的餐厅内入坐。服务小姐走来递给一本名牌菜谱说:“你们要吃什么菜,请点吧。”

  孙儿就说:“爷爷,你喜欢吃啥就点啥,我付钱就是了!”杨老实翻开菜谱一看,感到菜名很新鲜,一连点了5个菜。

  不一会儿,服务小姐就端菜上桌。杨老实一看,顿觉奇怪,就指着一个个细瓷盘子问是什么菜名。服务小姐也就指着一个个盘子甜甜地做了介绍。

  杨老实终于明白:“母子相会”,原来是凉拌的煮熟黄豆铺底,上面放着豆芽。“小二黑结婚”是在盘子里放了两个剥去黑壳的皮蛋。“青龙卧雪”是盘子里装点白糖,上面放一根青黄瓜。“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居然是红烧猪蹄,然后在四周镶一圈香菜。“一国两制”竟然是一盘煮花生米和炸花生米。

  杨老实望着菜,默然沉思:这些东西,也不过是我们乡下常吃的东西而已。城里有文化的人真聪明,取些怪好听的名字。

  服务小姐又送来一瓶酒,开瓶盖倒了两杯,放在他俩的面前,然后飘然而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