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在时企业偷排污继任者没整改 生态账算在谁头上

前任在时企业偷排污水,继任者没有整改、影响治污

前任在时企业偷排污水,继任者没有整改、影响治污这笔生态账 算在谁头上

这笔生态账 算在谁头上(政策解读·聚焦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

都说新官上任春风得意,但山东胶州某镇一位领导干部上任时遇到了麻烦。镇上有个工业园,前任还在时,就有企业私接管道进入排水管网。这位继任者在任职后没有采取整改措施,污水厂长期高负荷运转,结果影响了污水处理效果。出了这样一笔生态赤字的坏账,责任该算在谁头上?

本报记者 齐志明

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试点以来,各级审计机关遇到不少问题。尤其是,一些地方存在片面追求GDP的思维惯性,部分单位不积极配合审计工作。现实中,存在哪些共性难题?审计部门在“较真”时,有没有找到解决办法?

都说新官上任春风得意,但山东胶州某镇一位领导干部上任时遇到了麻烦。镇上有个工业园,前任还在时,就有企业私接管道进入排水管网。这位继任者在任职后没有采取整改措施,污水厂长期高负荷运转,结果影响了污水处理效果。出了这样一笔生态赤字的坏账,责任该算在谁头上?

取证难:数据分散在多部门,审计力量相对薄弱

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试点以来,各级审计机关遇到不少问题。尤其是,一些地方存在片面追求GDP的思维惯性,部分单位不积极配合审计工作。现实中,存在哪些共性难题?审计部门在“较真”时,有没有找到解决办法?

“取证是第一个难题。”胶州市审计局局长于江宏介绍,一方面,自然资源资产基础数据由环保、国土、农林水利等多部门管理,提取难度大;另一方面,绝大多数被审计单位对自然资源资产的分布、数量、质量、权属等要素掌握不全,资料不规范,“数据都不足,何谈编制负债表”。此外,个别地方仍旧片面追求GDP,“我们得不到配合”。

取证难:数据分散在多部门,审计力量相对薄弱

有同样苦水的还有福建宁德。“审计涉及范围广,资源资产种类多、变动大、成因杂,信息量却很分散。”宁德市审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

“取证是第一个难题。”胶州市审计局局长于江宏介绍,一方面,自然资源资产基础数据由环保、国土、农林水利等多部门管理,提取难度大;另一方面,绝大多数被审计单位对自然资源资产的分布、数量、质量、权属等要素掌握不全,资料不规范,“数据都不足,何谈编制负债表”。此外,个别地方仍旧片面追求GDP,“我们得不到配合”。

为长远计,不少地区要求被审计单位建立自然资源台账,规范登记和核算制度,为下次审计提供依据。还有的成立联席会议,由各成员单位提供更规范、客观、真实的数据……

有同样苦水的还有福建宁德。“审计涉及范围广,资源资产种类多、变动大、成因杂,信息量却很分散。”宁德市审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

不过,审计力量相对薄弱、经验相对不足,是各试点地区在取证时遭遇的普遍痛点。

为长远计,不少地区要求被审计单位建立自然资源台账,规范登记和核算制度,为下次审计提供依据。还有的成立联席会议,由各成员单位提供更规范、客观、真实的数据……

“受现场审计时间、专业限制,很多基础数据、关键指标的准确性真实性无法判断。”宁德市审计局有关负责人说,评估预测资源和生态影响不容易准确到位,某种程度上制约了审计效果。

不过,审计力量相对薄弱、经验相对不足,是各试点地区在取证时遭遇的普遍痛点。

山东财经大学会计学院教授王爱国认为,当前国内审计部门人员大多出身财务或审计等经管类专业,有资源或环保背景的不多,审计效率、质量难以保证。

“受现场审计时间、专业限制,很多基础数据、关键指标的准确性真实性无法判断。”宁德市审计局有关负责人说,评估预测资源和生态影响不容易准确到位,某种程度上制约了审计效果。

因为人力资源约束,聘请外部专家把脉问诊审计内容,成了不少试点地区的巧路子。但这个办法能管多久?

山东财经大学会计学院教授王爱国认为,当前国内审计部门人员大多出身财务或审计等经管类专业,有资源或环保背景的不多,审计效率、质量难以保证。

“借助外力可以暂时满足一时之需,但改善审计人员队伍专业结构、提高自身本领,才是重中之重。”浙江省审计厅经济责任审计一处处长王家华表示,要努力提高现有审计人员素质能力,强化信息化审计技术培训;有侧重地招聘自然资源和地理信息技术专业人才,改善现有审计人员专业结构。

因为人力资源约束,聘请外部专家把脉问诊审计内容,成了不少试点地区的巧路子。但这个办法能管多久?

评价难:缺少客观的评价标准,审计结果运用不足

“借助外力可以暂时满足一时之需,但改善审计人员队伍专业结构、提高自身本领,才是重中之重。”浙江省审计厅经济责任审计一处处长王家华表示,要努力提高现有审计人员素质能力,强化信息化审计技术培训;有侧重地招聘自然资源和地理信息技术专业人才,改善现有审计人员专业结构。

“评价是困扰审计部门的最大难题,一大原因在于审计部门缺少客观的评价准则。”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汪德华说,2017年审计署对于地方试点工作指导意见中,考虑到客观情况,只要求对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履职情况做一个综合评价,分“好、较好、一般、较差、差”5个等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