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男子吸烟26年接连被截两条腿:每天至少2包烟

“现在不用截肢,我心里的负担也放下了!”经过5次动脉内介入溶栓治疗,疏通了长约50厘米下肢血管,现在78岁的徐老左腿终于消肿,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回想起前段时间左腿疼痛、发紫的一幕,老人仍心有余悸。

  原标题:40岁男子吸烟26年连丢双腿,医院:每年都要给老烟民截肢

据徐老回忆,年轻时起他的血压就高,因为没有特别的不适,也没吃药控制,直到退休后赋闲在家,每天虽然散步一个小时,但其他时间老人就宅在家里看电视。尤其近三年来,徐老每天吃过早饭就坐到沙发上,从清晨看电视到夜里10点左右,期间还不时抽1、2包烟调剂一下,每天十余小时沙发都被老人坐出了个“坑”。结果一个月前,徐老突然感觉左腿发麻、疼痛,起先还能忍受,后来逐渐疼痛难耐,腿上皮肤发白、发紫,走不了5、6步就非得停下来休息,严重影响了正常生活。

  武汉晚报微信号3月26日消息,武汉一男子14岁开始吸烟,每天至少2包。半年前因血管堵塞,不得不从大腿根处锯掉左腿。出院时,医生再三叮嘱戒烟,都被他当成耳旁风。前几日因右腿黑了不得不再次截肢。

难受的老人这才在家人陪同下来到长江航运总医院·武汉脑科医院看病,经检查,该院心血管内科专家吴兴安主任发现,徐老的左侧下肢动脉全部闭塞,血管内还淤积着大量的血栓,如不尽快治疗,左腿持续严重缺血,随时有坏死,甚至截肢的风险。

  “不戒烟丢腿的人并非个例。”25日,记者从武汉多家医院血管外科获悉,几乎每家医院一年都要为十几位老烟民截肢。

吴兴安迅速组织心血管内科介入团队为老人进行了的下肢血管造影检查,证实了之前的诊断,患者左腿从髂总动脉开始就完全闭塞伴大量血栓形成,血栓堵塞了长度达约50厘米的动脉血管,十分危险。当即,他们给徐老实施了精准的动脉内介入和溶栓治疗,缓解该侧下肢严重缺血的情况。

  机场地勤半年内连“丢”两条腿

图片 1

  40岁的葛先生是武汉人,在机场做地勤工作。半年前,他总是觉得左腿麻木发冷,走不了几步路就要坐下来歇歇,开始以为是站久了,直到左小腿发黑才上医院。检查发现,大腿根以下的血管都闭塞了,确诊为血管闭塞性脉管炎,武汉市第一医院周围血管科主治医师朱旭给他做了左腿截肢手术。出院时,朱旭在病历上连用3个感叹号警告他戒烟。

由于血栓太长不宜疏通,心血管内科介入团队为老人制定了持续溶栓计划。经过8天,5次动脉内介入溶栓治疗,最后一次下肢血管造影显示,徐老的左腿血管血流终于完全畅通。此刻,医生和家属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放下。

  回家戒了半个月,葛先生又抽上了。半个月前,他发现右腿也开始发凉,吓得又找到了市一医院。住院期间,葛先生每天都躲在病房偷偷抽烟,几天后病情急剧恶化,整条右腿都黑了。无奈之下,朱旭只能选择再次截肢。“手术头天晚上,他还躲在阳台上抽烟,被我抓了‘现行’。”说起葛先生,朱旭直摇头。

虽然近期发生下肢动脉硬化闭塞的病人在不断增多,但像徐老这样闭塞得如此严重,甚至面临截肢风险的确不多见,吴兴安解释,这与老人长期血压高、吸烟等不良因素有关,它们会导致人体血管粥样硬化加重,造成血管壁不可逆的损坏,加上老人近三年来运动少,长期久坐,使下肢血流减慢,更易形成血栓。其突发的疼痛,皮肤发白、发紫,便是梗塞发作的急性反应。

  “像葛先生这样下肢动脉缺血需要截肢的患者,一年要碰到二三十个,九成都是老烟民。”朱旭告诉记者,香烟里的尼古丁、焦油不只是伤害呼吸道,还会引起血管内膜损伤,让血管提前衰老。另外,吸烟还会引起末梢血管的收缩。

好在经过心血管介入团队坚持不懈的救治,徐老的腿终于保住了,看着他从重症监护病房转出来,一家人心里才稍微安慰一点。

  “光是这两条,足够伤害你的血管和腿了。”他说,吸烟被列为下肢动脉闭塞的“独立危险因素”。经常有病人好不容易用支架和搭桥手术救回了腿,回去后没多久血管又堵了。一追问,他还在继续抽烟。

高血脂、高血糖、高血压和吸烟是造成血管病变的四大直接因素,加上久坐、运动少,现代人越来越容易出现下肢血管梗塞,吴兴安提醒,日常生活中除了注意戒烟,控制血糖、血压、血脂外,还要经常保持运动,比如慢步走、游泳等,如果一定要长期坐着工作或学习,他建议,最好每隔2个小时起身运动一下,促进下肢血液循环,预防血栓形成。

  爱抽烟的“宅爹爹”保了腿丢了脚趾

  “听你们的,这烟我再也不抽了。”躺在武汉协和医院血管外科病床上,抽了50年烟的刘爹爹发下狠誓。

  63岁的刘爹爹一辈子没啥爱好,就喜欢抽点烟,喝点小酒,孝顺的儿子在家里屯了不少好烟好酒。每天除了一日三餐,刘爹爹在电视机前一坐就是一整天。每周五他会和老伴一起去附近的超市买菜,这是他一周唯一的出门运动。

  3月15日晚11点,刘爹爹突然腿疼难忍,儿子赶紧叫120把他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发现他的右腿冰凉,没有感觉。仔细一问,说是腿已经疼了好几天了。血管造影发现,刘爹爹右下肢股浅动脉栓塞。血管外科医生连夜给他做了介入手术,将堵塞的地方打通。血供恢复了,刘爹爹的腿保住了,但是脚趾血运太差,部分已经丧失了功能。

  主任金毕推测,刘爹爹下肢动脉粥样硬化至少有10年了,吸烟和久坐加重了他的病情。他说,吸烟会增加高血压、血脂代谢异常等疾病发生的风险,会让下肢动脉缺血的风险继续叠加升高。长期久坐不动,血管内极易形成血栓,堵塞血管。

  “千万别小看吸烟和久坐这个生活小细节,时间久了会助推体内形成血栓。”金毕说,并不是所有的病人一开始就严重得到截肢,关键是要及时发现异常尽早就医。

  提醒:老烟枪和三高人群每年查一次“踝肱指数”

  “年龄、吸烟、糖尿病、高脂血症等是诱发下肢动脉粥样硬化的常见因素,而吸烟则是头号‘杀手’。”市一医院周围血管科主任谢沛霖说,间歇性跛行是下肢动脉粥样硬化的早期症状。如果能够早期发现,完全可以通过药物保守治疗。即使不能保守治疗,也可以先放支架,截肢是没办法的办法。

  如何早期发现?谢沛霖表示在很多欧美国家的常规体检中,都会包括血管检查,60岁以上男性以及65岁以上女性都要求做血管检查。尤其是40岁以上的老烟民,或有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的,只要满足上述一条,除了血管检查外,在体检时还应该加做一项检查——踝肱指数。

  他介绍,通过测量踝部胫后动脉或胫前动脉以及肱动脉的收缩压,得到踝部动脉压与肱动脉压之间的比值。正常人休息时踝肱指数的范围为0.9-1.3,低于0.9就属于异常,应及时去专科门诊咨询,哪怕平时没有任何症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