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烟肼毒狗倒逼文明养狗 是杀戮游戏还是正义之道正规网赌平台:

提高宠物文明,关键在于健全对犬只的管理和养犬行为的规范。靠投放异烟肼提升宠物文明显然是反文明和背离法治的做法,不值得提倡

  原标题:见识|异烟肼毒狗倒逼文明养狗,是杀戮游戏还是正义之道?

□ 史洪举

  对于动物保护主义者而言,大多数时候收到的都是赞美和尊敬。

近日,一篇《遛狗要拴绳,异烟肼倒逼中国养狗文明进步》的文章火了,作者在文章中给大家普及了一种名为“异烟肼”的抗结核药物,这种药物对人体无害,但对犬类具备非常强的毒杀作用,在流浪狗泛滥的公共区域,可以用它来毒杀。异烟肼毒狗并非新发明,2015年四川德阳动物防疫站的一篇学术论文,就对用它扑灭流浪犬的可行性进行了论证。

  但这一群体中的一小撮人是个例外,那就是养狗人士,更确切地说是缺乏公共道德的养狗者。

应该说,这篇文章属于冷知识扩散。因为投放异烟肼比暴力扑杀更温和,不易引发冲突。虽然异烟肼属于处方药,会给人体带来过敏反应和副作用,但其危害性不大,比投放毒鼠强类的药物更安全。因而,一些网友称找到了对抗流浪狗和不拴绳宠物狗的妙招。然而,在讲究规则的现代社会,我们势必认识到,提高宠物文明理当依靠规则的建立和完善,而非以暴制暴地投放异烟肼。

  在中国,如何养狗是一个长期令人困扰的问题,在任何一个小区,遛狗都是一景,其中,不戴口罩、不栓狗绳是非常普遍的情况。

毋庸置疑,如果投放异烟肼确实能够只毒杀犬而无害其他的话,无疑能悄无声息地消灭掉一些犬只。这的确能够对一些养犬者形成威慑和倒逼。要知道,很多人即便厌恶犬只,也不会直接与养犬者发生冲突。而一旦发生冲突,便极易形成治安案件或刑事案件,不好收场。假使投放异烟肼的话,造成犬只死亡,养犬者也难以查清谁是元凶,很可能吃下哑巴亏。从这方面说,养犬者、遛狗者自然会有所顾忌,不再放任犬只到处乱窜,遛狗时拴绳戴口罩。

  对于那些有过被狗咬或遭到狗惊吓经历的人而言,这种行为不能容忍,认为这是缺乏道德的典型表现。而被批评者则觉得这完全是小题大做。

这看似可以提升养犬者的文明素质,实际上对全民素养和规则意识的提升并无益处。可以说,以私自投放异烟肼方式毒杀犬只的行为也是对现行规则体系的破坏。据报道,异烟肼属于处方药,有严格的购买和使用门槛,擅自购买异烟肼显然是违规用药。

  为此,双方常常发生激烈的辩论、争吵甚至谩骂,从网络空间到现实生活。

而且,犬只也是合法财产,哪怕流浪狗也是值得尊重的生命。毒杀犬只无疑侵犯了他人的财产权益,情节较重或毒杀的犬只价值较高的话,将构成治安违法或刑事犯罪。即便投放行为较为私密隐蔽,在现行技术条件下,追查到投放者恐怕不是难题,行为人将难逃罪责。

  尽管倡导养狗文明的人们占据了大多数,并处于道义上的制高点,但也仅是如此,因为面对那一条条在公共场所中大摇大摆的狗狗们,除了避而远之,大多数人没什么办法。

由此可见,以投放异烟肼倒逼养犬文明进步的说法不过是伪命题,是不值得提倡的以暴制暴和挟私报复。如果有人真的将其奉为圭臬的话,恐怕只会导致两败俱伤。

  最近,事情似乎正在起变化,因为一种名为“异烟肼”的药物的横空出世。

当然,不能否认的是,不排除一些养狗人缺乏规则意识和公共意识,给他人带来困扰和危害。但这一问题的解决还是应回到法治轨道上来。据报道,在一些国家,对流浪狗的处置和养狗人的管理均比较规范。如果养狗者遛狗时不做好拴绳等防护措施,不仅面临高额的罚款,而且其犬只也可能被没收。一旦这些犬只咬伤他人,狗的主人不仅面临巨额索赔,而且还要承担刑事责任。对于流浪狗,一些国家也有合理的处置方法。

  一

归根结底,人与狗之间的矛盾就是人与养狗人之间的矛盾。提高宠物文明,关键在于健全对犬只的管理和养犬行为的规范。靠投放异烟肼提升宠物文明显然是反文明和背离法治的做法,不值得提倡。当务之急是,有关部门理当尽快针对犬只和养犬行为出台更加科学健全的规范办法,以制度提升宠物文明,而非放任不管。

  异烟肼是一种抗结核病的药物,对人类非常有益,但是对犬类具备非常强的毒杀作用,按0.15g/kg进行投药,90分钟内必死。

  俄罗斯就采用这种药物对流浪犬进行大范围捕杀,最近这一“先进”经验被介绍到中国。

  据此,一篇爆款文章《遛狗要栓绳,异烟肼倒逼中国养狗文明进步》引发刷屏,对中国不规范的养狗者提出警告。

  一则未经证实的消息说,北京已经发生了中国的首例异烟肼毒杀狗案。

  此事在互联网的舆论场中引发一片叫好之声,并以极快地速度开始发酵、传播。

  因为异烟肼并非毒药,对人类没有任何害处,所以大面积撒播异烟肼并非投毒,一下子消除了很多人的心理障碍,让不少人跃跃欲试。

  客观而言,这样“以毒攻毒”的方式并不是恰当正确的解决路径,暂且搁置法律上的争议,至少它难免会造成一定程度的误伤。

  但由于公共道德和文明素养的缺失,在很多人眼中,这似乎又是一种可以被原谅的反击。

  二

  “如果我被你的狗咬了,我也不要求你赔偿,我牵一条狗也咬你你一口,公平合理!”

  这是互联网上的一个非常有名的帖子,这个回答赢得普遍的认可和赞同。

  这一方面表现了当前激战的双方尖锐的矛盾,另一方面则折射了正常途径解决问题的无力。

  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关键在于养狗文明的低下。他集中表现在两大方面,一是,养狗的低门槛和低成本;二是,对狗“肇事”后的处罚过轻。

  现实中,一个人如果被狗咬了,能够得到“肇事狗”主人合理的医疗赔偿已经是不错的结果,至于因此而造成的误工、精神伤害等基本无从谈起。有些时候,由于找不到狗的主人或者后者拒不赔偿,被咬者也往往只能自认倒霉。

  同样的情况如果发生在欧美国家,狗的主人必然面临巨额的赔偿,严重情况甚至会遭遇牢狱之灾。

  2010年,美国女童艾琳在乔治亚州迪卡布郡遭两只斗牛犬撕咬,造成残疾,狗主被判赔偿7200万美元。

  2001年发生在旧金山的狗咬人案,狗主克内勒则被控二级谋杀罪,处以15年有期徒刑。

  三

  当人们无法通过正常合理的途径实现诉求而又忍无可忍时,往往就会寻求“旁门左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