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氏经典武侠电影,致敬一个灿烂的武侠时代

问题:如何评价黄鹰的《惊魂六记》?

图片 1

回答:

图片 2

黄鹰1946年出生于香港,是新派武侠文化最重要的作家之一,黄鹰多才多艺,不仅在文坛有自己的建术,在电影领域同样有所涉及;其编剧的《僵尸先生》成为80年代玄幻恐怖电影的经典。
图片 3
作为作家的黄鹰同样高产,在诸多作品中最为出名的是《惊魂六记》系列和《天蚕变》系列和《大侠沈胜衣》系列,其中多部小说亦被改编成同名电视剧和电影,而徐少强主演的《天蚕变》更风靡一时,成为80年代的武侠经典。
图片 4
要说是黄鹰的写作风格几乎是自成一派,在延续了古龙小说中奇情推理的基础上,更增添了许多悬疑和恐怖的元素,让其作品看起来更加奇幻和诡异。黄鹰的小说既有对故事的层层探索,又有对人性的深层次考证,既有逻辑强大的主线,又有超出常理范围之外的魔窟逆境,读起来更有一番滋味。
图片 5
当然黄鹰的小说风格集中在作品集《惊魂六记》中体现。《惊魂六记》总共有包括六部武侠小说,分别为《血鹦鹉》《黑蜥蜴》《粉骷髅》《水晶人》《吸血蛾》《无翼蝙蝠》。《惊魂六记》可称为黄鹰小说的集大成之作,虽然我们看到了古龙对作品风格的些许影响。倒是比起古龙,《惊魂六记》更加阴暗残酷,而对人性丑陋的揭露更加毫无隐藏,再加上黄鹰高超的氛围营造和悬念设置,让读者读起来更加回味无穷。
图片 6
其实对《惊魂六记》的改编也在七八十年代香港电影中已全部完成,其中《血鹦鹉》《水晶人》由邵氏导演华山改编,《黑蜥蜴》《无翼蝙蝠》由邵氏导演楚原改编,《粉骷髅》则由嘉禾冯淬帆导演改编,最后的《吸血蛾》则被徐克改编成新浪潮武侠《蝶变》。
图片 7
可惜黄鹰也算是香港英年早逝的作家之一,90年代初因拍片经费不足,拖欠高利贷被黑社会残害,1992年惨死在家中,年仅46岁。可以说是武侠文坛的一场悲剧了。

图片 8


图片 9

关注头条号武侠小王子李言,我陪各位一起聊武侠。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1

1964年粤语武侠残片《如来神掌》轰动全港,并在三年时间连续产出了5集系列剧,成为60年代最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武侠神作。在香港文坛金庸和梁羽生皆进入了创作成熟期,两位大师一时瑜亮,在武侠世界中尽情挥洒笔墨,把通俗文学带至一个全新的高峰;武侠所展现出的文化魅力传导至整个狮子山,在香港人心中筑起了一道侠义之墙。

已拥有罗臻、陶秦、李翰祥和岳枫四大王牌导演的邵氏电影公司在战后方兴未艾,六叔邵逸夫带领雄兵强将攻城拔寨、收获颇丰,60年代中期邵氏已成为香港最具影响力的电影巨头。在邵氏类型片中尤以黄梅调电影一骑绝尘,1962年上映的黄梅戏爱情片《梁山伯与祝英台》反响可谓人声鼎沸、影响空前;加上李翰祥的古装宫廷戏奢华大气、考究细致,更代表了当年华语电影最高制作水准。

电影文化和武侠文化的双重加持下,一部真正的国语武侠片急欲破土而出。在邵氏公司,武侠与电影的第一次碰撞出自徐增宏导演之手,作为摄影师的他在早年对镜头的掌控成熟细腻、在他的镜下侠客更具一番古典美。徐增宏30岁时有了人生第一份导演合约后,邵氏侠影之路由此展开。

《江湖奇侠》在1965年上映,翻拍自民国30年代轰动一时的经典默片《火烧红莲寺》。画面古典鲜艳、人物正邪分明,颇具民国武侠遗风;而打斗场景更从黄梅调等戏曲动作演化,虽不够真实、却也精细;因电影风格源于邵氏古装正剧的嫁接,这部武侠片并没有走出刻板和正统的窠臼。

过于程式化的武侠设定让徐增宏的名气并没有在香江两岸传开,比起张彻,徐增宏缺少那份男儿血性阳刚之气。徐增宏的侠情更如士大夫之大义,男儿儒雅娇弱,却不如他镜下女子来得洒脱自然。在拍摄完《火烧红莲寺》三部曲后,徐增宏对武侠名著《倚天屠龙记》、《七侠五义》、《十二金桥镖》以及《萧十一郎》皆有所改编,无奈《萧十一郎》票房不佳、反响甚微。在70年代初,徐增宏跟随王羽大哥共赴台湾,开创了另一个武侠天地。

2

60年代邵氏公司的武侠创作热潮影响了初掌导筒的胡金铨,凭《大地儿女》风光无限的胡导演梅开二度,以《大醉侠》一片冠绝全港、所向披靡,《大醉侠》根据还珠楼主撰写的京剧剧本《酒丐》改编,电影的成功得益于胡导演多年对美术和电影理论的积累,独特的文化构成让《大醉侠》显得别致惊艳。

《大醉侠》成为邵氏武侠一块金字招牌,与次年张彻的《独臂刀》合称为邵氏武侠的“绝代双骄”。在《大醉侠》后,胡金铨并未长留于邵逸夫麾下,因台湾本土电影的扩张、个人的作品的资金需要,胡金铨签约台湾联邦电影公司,成为创建元老;而次年的《龙门客栈》更一飞冲天,登顶年度港台电影票房冠军。

作为蒋经国的亲信,张彻在文化领域独具创作才华;无奈受台湾发展空间所限,60年代投身邵逸夫后,便成为邵氏最倚重的武侠片导演。经历了《虎侠歼仇》牛刀小试之后,《独臂刀》开启了张彻阳刚武侠电影的篇章。《独臂刀》让张彻功成名就,成为香港影史首位“百万大导”,名声威望亦与当时在台的胡金铨相交辉映。在张彻的武侠世界中,多见意气少年、不羁游侠;他们极重情义、向死而生,在展现了天地正气之余,更以死亡来衬托英雄壮志,更见悲壮浪漫。

张彻在邵氏公司共拍摄了近百部作品,为香港武侠电影体系的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张彻电影的产量之高、品质之精令其他导演望尘莫及。与此同时,在他的慧眼识珠下,王羽、吴宇森、狄龙、姜大卫、傅声、李修贤、刘家良皆功成名就,为一代电影名家。期间镜下每一位演员皆个性盎然、特点鲜明:既有狄龙、陈观泰稳若泰山的侠之大者,又有姜大卫、傅声的灵动狡黠;既有井淼、谷峰的阴沉老练,又有罗烈、王龙威的恶霸枭雄。张彻经典代表作《刺马》被翻拍多次,2007年由陈可辛改编的《投名状》上映,一举获得金像奖最佳电影、最佳导演和最佳男主角等8项大奖。

随着80年代邵氏公司末落,张彻重返台湾自组长弓电影公司,无奈未见太大起色。随后张先生北上内地拍摄抗战片和武侠片,因年龄和身体缘故,电影质量江河日下。90年代初一代大侠张彻闭门息影、不问世事,颐养天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