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罗地亚的厚重与优雅 分别时带着爱从这里离开

  隆隆驶过的老式有轨电车,街头悠闲踱步的气质优雅的市民,一排排、一幢幢巴洛克式的高大建筑,让人恍然有隔世之惑。我们像一群莽撞的现代人,一头闯进了中世纪的城堡。

图片 1

 

图片 2

 

耶拉契奇总督广场始建于17世纪。随着历史的发展,上城已难以满足日益活跃的商业活动的需要。1641年,萨市政府决定将商业中心移至下城,在下城广场泉边开辟新的集市场所,后逐步发展成为新的市中心。1850年,广场始称现名。1866年广场中央矗立起耶拉契奇总督骑马塑像。二战后,广场更名为共和国广场,耶拉契奇总督塑像也由游击队员塑像取而代之。1991年南斯拉夫解体,克罗地亚独立后,耶拉契奇总督塑像被从博物馆中搬了回来,广场又恢复了旧貌。

图片 3

图片 4

  克罗地亚记协主席杜卡先生,是一位优雅的欧洲绅士。杜卡先生一身深色西装,洁白的衬衣,高大健壮,年纪已在60以上。他宽大的额头已经谢顶,但两鬓的白发,似根根银丝晶莹剔透。他沉稳地向我们讲述着克罗地亚的过去和现在,沉稳地回答着我们的提问。杜卡先生说,克罗地亚的经济已连续衰退了6年,记协的收入也日渐缩减,只好出租一部分房屋补贴日常费用。他叹了口气,聊以自慰地说,好在记协有一幢楼房。

图片 5

 

图片 6图片 7

 

偶遇卖花姑娘,实际上是欧洲一种普遍卖艺形式。

 

图片 8

 

图片 9图片 10

  萨格勒布人热爱建筑,更善于保护建筑。1896年,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举办了一届世界博览会,克罗地亚展馆是一幢雄伟的钢架结构的欧洲古典城堡。世博会结束后,克罗地亚人舍不得这一精美建筑毁弃于异国他乡,他们不惜工本,不惜几百里迢迢之途,将这座大楼迁建到了萨格勒布托米斯拉夫国王广场南端,成为克罗地亚国家艺术宫,长期向公众开放。爱屋及乌。1967年克罗地亚举办世博会时,中国人搬来了一座扬州双重八角飞檐的木质楼阁。萨格勒布人长久保留了这个楼阁,令它在萨市众多西式建筑中分外醒目。将近半个世纪的风雨侵蚀,这木楼已有些老朽。不久前,萨格勒布市商请中国扬州市派出中国工匠进行修复。令人欣慰的是,扬州市政府愉快应允。在萨格勒布,人们兴奋地向我们传递着这一连接东西文化的好讯息。

图片 11

  我无法想象,在一幢百年老楼里办公会是一种怎样的感受。随着访问的深入,这种历史的厚重感时时撞击着我们的心扉,撩拨着我们那无法平静的心弦。

萨格勒布还是一座有着抵抗侵略者传统的城市,该市西北66公里的库姆罗韦茨村是前南联盟缔造者铁托的故乡。铁托早期进行的革命活动主要是在萨格勒布,二战时期领导南斯拉夫各族游击队抗击德国法西斯的侵略。

 

图片 12

  匆匆三日,在萨格勒布与里耶卡两地走马观花,浮光掠影,感知和印记都是表象的、肤浅的。克罗地亚有着丰富的文化底蕴和旅游资源。据说,这里的魔鬼花园,有欧洲九寨沟之称;这里的杜布罗夫尼克古堡,是世界文化遗产;这里海岸优美,阳光灿烂,大海湛蓝,沙滩洁白……克罗地亚,你耐心等着,我们,中国人,还会回来的。

(系列游记,未完待续)

  我们入住的是萨格勒布市中心的普拉卡酒店。这是一幢古老的建筑,壁立于不宽的人行道上,既没有宽阔的庭院,也没有奢华的门头,窄而高耸的双扇木门,散发的是时光积淀下的历史气息。走进小小的门厅,门廊上一行数字引起了我的注意:“1891—1991”。这是店庆一百周年时专门制作的。

图片 13

 

在国王雕像后面那栋黄色建筑物是克罗地亚国家艺术馆(Art
Pavilion),是公元1894年由两位来自威尼斯的建筑师设计的新巴洛克宫殿式建筑,华丽古典的外观非常醒目。

 

酒店:HOTEL PANORAMA ZAGREB

 

托米斯拉夫(Tomislava) 是中世纪(公元910-928年)统治克罗地亚的国王。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图片 17图片 18

 

下图:萨格勒布最高的古典建筑—圣史蒂芬大教堂,其雄伟与高度足以让人体会到中世纪克罗地亚建筑的高超技艺。

 

图片 19

 

耶拉契奇(1801-1859),曾在奥匈帝国的军队中服过役,1841年晋升为中校,任第一总督军团指挥官。1848-1859年克罗地亚首任总督,在欧洲大革命期间,成为克罗地亚人民反对奥匈帝国,争取克罗地亚独立的象征。

图片 20

图片 21

  这是一片负载着深厚文化的英雄土地。凯尔特人远征的足迹,奥斯曼的强盛无比,奥匈帝国的不可一世,都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尽情演绎。

图片 22

  他向我们提问:克罗地亚留给你们的最深印象是什么?我回答:厚重而历史悠久的老建筑;优雅而闲适的克罗地亚人民。杜卡先生颔首赞许。

下图:八年前拍的照片,维修似乎进展缓慢。

  离别克罗地亚之时,杜卡先生与我们深情话别。做过记者的他,没有忘记他的老本行,他向我们提问:克罗地亚留给你们的最深印象是什么?我回答:厚重而历史悠久的老建筑;优雅而闲适的克罗地亚人民。杜卡先生颔首赞许。

午餐后,前往上城区游览。保存完好的中世纪的及奥匈帝国的建筑都集中在上城区。

  杜卡先生“呵呵”一笑,向我耐心解释,克罗地亚记协已有120多年的历史,100多年前,他们便盖起了这座办公楼。革命之后收归国有,现在,只不过发还给我们而已。杜卡先生加重语气说:“这本来就是记协的财产。”

酒店周围的建筑

  我突然明白了,在遍地都是老建筑的克罗地亚(Croatia),时间和年代,不是界定“文物”的唯一标准。

电话:+385 1 3658333

  克罗地亚实在是太遥远了,萨格勒布实在是太遥远了。这种遥远,不仅仅指的是空间距离,而是心灵与信息的隔膜。搜遍大脑中的内存,所得的确不多—足球运动员达沃·苏克,网球运动员丘里奇……除了这些,真的是乏善可陈。

图片 23图片 24

  萨格勒布人的送别之语是:带着爱从这里离开。

图片 25

  我无法想象,在一幢百年老楼里办公会是一种怎样的感受。随着访问的深入,这种历史的厚重感时时撞击着我们的心扉,撩拨着我们那无法平静的心弦。距萨格勒布西南180公里的里耶卡市,是亚得里亚海北岸的著名港口,也是青岛的友好城市。在这个城市的电视台访问时,电视台总经理特别提醒我们:你们是在一座中世纪的大楼里面参观、考察。我突然明白了,在遍地都是老建筑的克罗地亚,时间和年代,不是界定“文物”的唯一标准。欧洲中世纪?自它的下限推算,也至少是520多年以前。多么遥远的过去!中世纪的楼房,仍旧像普通建筑一样地照常使用,在中国大陆能找到几处呢?离开里耶卡电视台时,我忍不住一步三回头,景仰地凝望着这些饱经沧桑的固体音乐。

我们是中午时分到达下城区的中央火车站广场,这里有一家非常不错的中餐馆。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我一时怔住了。心中在急切地换算:1891年,我们在干什么呢?这一年的6月14日,光绪皇帝批准了李鸿章的奏请,同意在青岛建置。所谓“建置”,便是调登州总兵章高元,率四营清兵,驻防胶州湾畔的诸个渔村。也就是说,青岛还没有一丁点现代城市痕迹的时候,在遥远的奥匈帝国,在萨格勒布的街头,便有了这幢五层高的巨大石头建筑。那装饰精美的柱头、窗檐,那栩栩如生的人物雕像,无不展示着欧洲建筑艺术的精华。

图片 30

 

我们常用的钢笔和自动铅笔也是由克罗地亚人爱德华·番卡拉发明的。现在英语中的“Pen”就是由他的名字而来。在他一生中共申请80多项专利,涉及化学、机械、工程和航空各个领域。

 

国会、总理府等政府主要部门位于教堂广场两侧,也就是两三层楼的老式建筑。

  我们做到了。我们为友谊而来,带着珍爱而去。

青年人主动上来合影

  克罗地亚人有着深深的民族自豪感。这是一片负载着深厚文化的英雄土地。凯尔特人远征的足迹,奥斯曼的强盛无比,奥匈帝国的不可一世,都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尽情演绎。这里,历史悠久;这里,更是历史厚重。即便是铁托对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对抗和对社会主义盟主斯大林的违忤,也都涂抹上了浓重的英雄色彩。1987年,萨格勒布承办了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为报道这届世界大运会,前南政府在萨市郊外新建了一座大规模的广播电视台,进行了全方位的广播、电视直播。今天,这座占地巨大的广电台,成为了克罗地亚国家电视台。我们前去参访的那天,虽是周日,电视台对外交流部主任耐达·谢迪女士还是友好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她不无自豪地声称,这座巨大的建筑,走廊长度的总和是32公里。这位每年接待6000多名访客的交流部主任,想必是见惯了听众们听到这个数字时的惊讶表情。谢迪嫣然一笑,优雅地补充了一句:我们当然不会走完所有的走廊。

约430万人口的克罗地亚人的体育运动天赋也是世界瞩目的。克罗地亚国内有足球俱乐部联盟比赛。在1998年法国世界杯上,克罗地亚足球队成为黑马,取得了第三名的成绩。正在进行的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小组赛阶段,开幕式首场克罗地亚足球队1:3负于东道主巴西;第二场4:0打败喀麦隆;第三场1:3不敌墨西哥;积三分无缘16强。

  克罗地亚人优雅、闲适、从容、沉静,永远是不疾不徐的步子,永远是彬彬有礼的谦让,永远是轻声细语、笑容满面。广阔的领土,稀少的人口,相对硕大的空间,让他们不知“着急”、“焦虑”为何物。

图片 31

  于是,从贝尔格莱德奔向萨格勒布的陆路行程,便有了某种探秘的意味。好在,这条400公里长的跨国公路,两侧树木高大蓊郁,浓荫匝地,满目苍翠,美不胜收,心情随之轻松了许多。

图片 32图片 33

 

图片 34

 

下图:火车站前的托米斯拉夫国王广场(King Tomislava Square)

  “还有18公里。”同伴望着路边的指示牌告诉大家,即将入城的兴奋立马感染了所有的代表团成员。顷刻,似乎是在眨眼之间,我们便来到了萨格勒布市中心。隆隆驶过的老式有轨电车,街头悠闲踱步的气质优雅的市民,一排排、一幢幢巴洛克式的高大建筑,让人恍然有隔世之惑。我们像一群莽撞的现代人,一头闯进了中世纪的城堡。

图片 35

 

萨格勒布,一座美丽的城市,一座充满历史与文化的古城。这里曾经孕育了无数个历史名人、文化创新和世界发明。克罗地亚科学教育发达,在历史上曾出现过三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著名的“特斯拉”线圈就是由克罗地亚物理学家尼古拉·特斯拉发明的,广泛用于各种电器当中。

  萨格勒布的厚重,由此向我们缓缓舒展开来。

图片 36
图片 3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