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艺人蒋蓉的花甲丰年

罗桂祥的出现让蒋蓉获益匪浅。在他的大力推介下,蒋蓉的作品开始受到台湾、香港壶友的青眯。其时国门正渐趋开放之势,与大陆骨肉相连的台湾同胞陆续登岸,而紫砂壶则是同胞相会最好的媒介和礼物之一。台湾地区雨水充足,盛产高山名茶而茶道兴盛。

蒋蓉, 原名蒋林凤,生于1919年, 卒于2008年,
出身于宜兴川埠潜洛村的陶艺世家。1995年被授予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称号。

蒋蓉的一九八0年还有一件大事值得记述。这一年蒋蓉已经六十一岁,她身边一直无人,年纪一天天大了,确实需要有个人做伴,同时也可以照顾她的起居生活。小勤是妹妹定风的孩子,以前经常来看她。有一次说到孩子的事,姐妹俩一拍即合,把小勤过继给蒋蓉当女儿。这是个在农村长大的孩子,端庄、淳朴、勤快,这一年才十六岁,但也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一年后,她中学毕业,厂里为了照顾蒋蓉,答应让她来厂里上班。从此,蒋蓉的生活里就有了一个贴心的女儿兼徒弟。小勤第一次跟着她的蒋蓉妈妈到厂里来和大家见面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为蒋蓉高兴。有人提议,既然做了蒋辅导的女儿,那就应该改个名字。叫什么呢?吕尧臣老师(后来成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灵机一动说:“就叫艺华吧,你可要好好地把你妈妈的艺术才华学到手啊!”在旁的徐汉棠、汪寅仙老师(后来均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都说这个名字起得好,勉励她早日成为一枝紫砂艺术之花。

她11岁时辍学在家制坯抟陶,数年后设计制作的“犀牛”和“螃蟹戏金鱼砚台”就让人刮目相看。此时她的伯父蒋燕亭在上海为人制作假古董,许多壶上落款时大彬、陈鸣远等明清名家。蒋蓉二十岁不到在上海随伯父学习制壶,也仿冒过一些名家作品。但更重要的是她因此大开眼界,增加了不少茶壶的造型知识,从伯父那里掌握和学习到许多技艺,为日后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罗桂祥是香港实业家,时任全国政协委员。此公名士风度,不喜欢灯红酒绿,爱紫砂却是成了癖的。别人金屋藏娇、三妻四妾,他平生只喜品壶、养壶、藏壶。为了收藏紫砂,他不惜荡尽家产。紫砂竟然如命根子不离须臾。一九七九年秋天,罗桂祥悄悄来到宜兴紫砂工艺厂,颇像一个探宝寻宝的侠士。他找了许多名手交谈,这里的人们还没有从“文革”的余悸里走出,说话都像温吞水不冷不热,让这个热心的香港人一时进退维谷。他听说大陆习惯用开会来解决问题,于是请求厂方召集包括顾景舟、蒋蓉在内的二十余名制壶高手开了一个“神仙会”。罗先生在会上拿出了一叠明清时期时大彬、陈鸣远、陈曼生等紫砂名家的作品照片,请在场的制壶名手仿制这些作品。有人就说,我们做了谁来买啊?因为当时紫砂的海外市场还没有开放,谁也不知道紫砂壶后来能比金子还贵。罗桂祥大声说,我来收啊!只要作品做得好,我出高价收购。他还要求制作者落上自己的款印,说这才是艺术品。就这样,罗桂祥作为“文革”后第一位推动并且订制紫砂高档产品的大客商、大收藏家而被写进了紫砂历史。在此之前,紫砂器均以品种来定价格,罗桂祥则开创了以制作艺人之名来定价格的规矩。这对推广紫砂,将其提升到与金玉比价的高级工艺品地位,有着不可估量的巨大作用。

肖形果品是陈设雕塑的一部分,多见于紫砂艺人的消闲之作,清代大师陈鸣远把这类作品推到了一个高峰,而蒋蓉的肖形果品,师承伯父蒋燕亭,同类不同为。

以动物入壶人器 玉兔、春牛、乌龟、青蛙、蛤蟆、飞蛾、蝼蛄、螳螂……蒋蓉的壶艺创作,已经到了信手拈来,点石成金的地步。一切自然界的生命,一旦被她看中,即可幻化今生,纵身一跃而成为小小精灵,被永远定格在紫砂艺术的天地之中。

任淦庭、朱可心、王寅春、吴云根、裴石民、顾景舟、蒋蓉,这7位宜兴紫砂的一代传承者于1956年冬被江苏省政府任命为技术辅导员。后人尊敬地称他们为紫砂七老。蒋蓉,是紫砂七老中最为年轻的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女性。

《西瓜壶》,一九八五年创作。又是一件光器式的浑圆佳构。许多媒体在报道此壶时,着重强调了蒋蓉一连多日冒着烈日酷暑,不顾严重的腿疾,和女儿艺华赶了几十里地去西瓜地里写生的情景。但在蒋蓉晚年的回忆里,写生的经历只是一带而过,她说得最多的,是西瓜壶的表现手法。西瓜之圆,是圆润饱满之圆;西瓜之脆,乃清脆新鲜之脆;蒋蓉在泥料的配置上做了几十次试验。终于找到了最适合表现西瓜的色彩语言。一次,我采访蒋蓉的时候忍不住提过一个问题:紫砂真有秘笈吗?蒋蓉的回答是坦然的:如果说紫砂真的有秘笈的话,那就是在紫砂艺人心中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对工艺的一种把握,而不是固定的方程式或分子式,更不是江湖上的咒语或解药;那是因壶而异的工艺理念,是不可复制的心得天机,你只能在更不是江湖上的咒语或解药;那是因壶而异的工艺理念,可不是复制的心得天机,你只能在具体的作品里寻找答案。把好东西图片 1

图片 2

在晚年蒋蓉的记忆里,当时她和罗桂祥的合作也是愉快的。罗桂样笫一次上她的门来拜访,信手拿出一把陈呜远的调砂《席扁壶》请她鉴定,这是陈鸣远最具光货造型特点并显示非凡功力的作品之一。壶型极扁,适合冲饮绿茶。器型线面屈曲和谐,泥质用粗砂调制,配比恰当,肌理质感与形制十分和谐,目视有粗感,手抚则细腻。浑朴之中有峭拔之势。

图片 3

以瓜果植物入壶入器 花货肖形作品,大抵以神态见长,能否毕肖显神、工而不俗,当是工匠与艺术家的根本区别。蒋蓉以荸荠、百果、石榴、荷藕、寿桃、松果、西瓜、芒果、佛手人壶,无不体现出她的一片天真烂漫的情趣。壶外的蒋蓉大气素手,引一方天籁,点绛唇、藏温婉、锦绣深处更传淡泊;壶中的蒋蓉则如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她用一只稚嫩的小手牵引你,领向她梦境一般的田园,飘香的是瓜果,纷飞的是蝴蝶,高歌的是牧童,奔流的是清泉。你在这里找一找吧,那些失落的童真,忧伤的初恋,羞涩的少年梦……会重新叩访你的心灵。听,是蜀山古韵;闻,若蠡河潮声;观,乃烟雨幻化;品,化画溪月色。白发渔樵总是少,江南茶客依然多;何不共壶一柄,大雅紫砂而笑饮干杯耳?

1945年,经历了大上海文化和艺术洗礼的蒋蓉返回宜兴,从事陶塑玩具和假山石景等制作。1954年被聘为紫砂生产工场技术辅导员,开始边带徒弟边创作的悠然生活。

图片 4

蒋蓉丨九头藕形壶

一九八三年春天,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来宜兴主办陶瓷造型培训班,蒋蓉以六十五岁高龄成为该班年龄最大的学员。这个不脱产的培训班每天晚上上课,张守智教授清晰地记得,开班第一天晚上,蒋蓉第一个早早来到教室,她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就像一个虔诚的小学生。张守智很敬重她,说:“蒋蓉老师啊,您是老前辈了,应该您给大家上几课才是。”蒋蓉说:“别客气了,张教授,我是真心来学习的。”

人们日常生活中可触可亲可食之物,在她的手上成了活灵活现的艺术形象,给人以蓬勃清晰的感觉,神情为之清爽。北京翰海拍品征集:壹八柒,壹一壹,一零肆伍,王女士这些大约都是蒋蓉热爱生活、热爱自然情感的流露。

上世纪八十年代蒋蓉可圈可点的作品不胜枚举,如果让它们集合起来,简直是一个庞大的紫砂兵团。就像一部被打开的书,我们已经读到了它最精彩的章节。如果让蒋蓉自己来选择,在那么多爱不释手的作品里选出几件她最满意的,也许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

图片 5

蒋蓉一见它就觉得眼熟,仔细一看不禁有些激动起来,原来这壶竟出自她自己――四十余年前上海亭子间的林凤姑娘之手。当时虽然不能在仿制名人的壶上打自己的印章,但她在每一把壶的壶把下端做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小小印记。生命如电如露,一切瞬间成空。这一把壶让蒋蓉感慨万端。世界就这么小,人生就这么巧合,全让一把壶收进去了。罗桂祥也兴奋不已,他执意要把这壶送还它真正的主人,而蒋蓉则坚持不肯接受已经属于别人的心爱之物。最后是蒋蓉以自己的一把小佛手壶与之交换,成为紫砂收藏界的一段佳话。

蒋蓉擅长花货塑器制作,作品以陈设观赏性为主。她善于将动物、植物、花景等自然形体,经过艺术提炼、创作,运用于紫砂作品之中。她的作品构思奇特,配色巧妙,施艺精细,形象逼真,生意盎然,自成一格。

综观蒋蓉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壶艺创作,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类别:

造型逼真带来的亲切感,设色高饱和度带来的喜悦感,惟妙惟肖形态带来的满足感,让蒋蓉作品在紫砂花货世界里,浑然天成,一派田园丰腴欣喜之色。北京翰海拍品征集:壹八柒,壹一壹,一零肆伍,王女士当然,这背后的功力来自大师对紫砂泥料配色的娴熟运用,高超的造型能力和对生活中美好事物的敏锐洞察力。

艺华的到来确实给蒋蓉的单身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而且,做母亲的感觉让蒋蓉在日后的创作中不知不觉地平添了更多的儿女情长。艺华一边跟她学艺,一边照顾她的生活,空闲时母女俩出去散散步,一起学唱流行的新歌,艺华能够把一棵咸菜也烧得有滋有味,开心的日子原本就这么简单。时间久了,她在向外地来的客商介绍艺华时,总是骄傲地说:“这是我女儿!”这时她就感到自己更像一个女人。

女性在行业内出类拔萃绝非偶然。蒋蓉,别号林凤,出生在江苏省宜兴市川埠乡潜洛村的一个紫砂陶艺世家,11岁随父亲蒋鸿泉学艺,制坯抟陶。随后的10年,是她的紫砂技艺向紫砂名工进阶的基础时期。此时距离宜兴210公里的大上海,正是古董商仿制古代紫砂器红火的时期。20岁的蒋蓉,被伯父蒋宏高(燕亭)带到了大上海,一起专制仿古紫砂作品。后留在上海标准陶瓷公司供职,曾经为古董商虞仁恩仿制紫砂古壶。由于扎实的基本功,技艺精湛,所制产品与万历年间时大彬、陈鸣远、陈子畦等名家作品相比几可乱真。这个时期,除蒋蓉外,到上海做仿品的紫砂名匠还有蒋燕亭、王寅春、裴石民、顾景舟等。有据可查的是,这个时期二蒋和裴氏三人,都曾仿清代以制像生器著名的大家陈鸣远的作品。

 

1955年在全国陶瓷工业会上被评为特种紫砂工艺品的荷花壶,便是蒋蓉的一件名作。这年夏天的一个傍晚,蒋蓉在蜀山近郊田野间散步,看到眼前满池盛开的荷花,便想到:“要是仿照荷花、莲蓬制作茶壶,多好看啊!”经过反复思考,她设计出了用荷花做壶身,莲蓬做壶盖,莲蓬上歇息一只青蛙为壶蒂,以荷叶为壶嘴,莲梗为壶把的荷花壶。为做得逼真,蒋蓉把荷花、莲蓬采回来,插在瓶子里,捉只小青蛙罩在玻璃杯里,天天仔细观察荷花、莲蓬、青蛙的颜色、姿态,再根据紫砂五色土的性质调配泥色。后来,又想出了用红菱、白藕做壶脚。从画图设计,打样制坯,到创作出第一把洋溢着江南浓厚荷塘自然情趣的荷花壶的20多天中,蒋蓉全神贯注,用功之深可见一斑。

图片 6

荷塘月色壶

而蒋蓉却一直未敢造次,她觉得自己拿着公家的工资,却在家里卖自己的茶壶,是一件说不过去的事。她老实了一辈子,她也不缺钱花。那些紧盯着不放的壶商便觉得这个老太太简直不可理喻。直至有人假冒她的壶出售,她才如梦初醒。时代就像一个魔术师,它总是在变幻着老实人搞不懂的魔术。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紫砂茶壶渐渐变得不仅仅是茶壶,它和字画、古董一样,潮涨潮落,可以把人推向天堂,也可以把人打入地狱。

她每天晚上把功课带回家,在灯下看书做笔记,到半夜还不睡。她说,人老了,课堂上讲的东西记不住,传统的老艺人只有实践,缺乏理论,眼界不免狭窄,怎么能创新呢?这些课程安排得真好,学和不学,真是不一样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