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盗刷骗贷套现等网络黑产年产超千亿

责任编辑:张义凌

因此这种技术策略不仅可以帮助警方把电信诈骗的团伙一锅端,也能够追踪到“羊毛党”的信号中心,警方也能最终顺藤摸瓜找到“羊毛党”、“卖片党”。

热门新闻

恐吓、色情、羊毛,黑产的套路与骗术

新浪新闻公众号

一场拙劣的电话诈骗,从亲身经历谈起

  反欺诈升级战

电话诈骗虽说数量正在减少,但依然嚣张。

  网络黑产无处不在。和金融相关的“黑产”渗透于支付环节,比如银行卡盗刷;借贷环节,比如冒用身份信息骗贷、办信用卡、养卡、提额套现;消费环节,比如恶意“羊毛党”等。

组织策划者负责整一条流水线的调度,给拨打电话的人提供公民信息、话术剧本,给取款者提供银行卡。拨打电话者主要按照组织策划者的话术、套路进行执行。最后骗取的资金会有专为电信诈骗团伙提供洗钱服务的掮客团伙提取。

图片 1

事实上,这只是诈骗电话的一种剧本,比较常见的还有“猜猜我是谁”。这类电话往往是套近乎,伪装熟人的方式骗取信任,进而骗取金钱。

过去看到很多企业面对诈骗电话,“羊毛党”以及色情欺诈往往只是采用了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网络黑产,包括申请在内的多道环节,已经发展到机器人技术阶段。

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电信诈骗犯罪主体多头在外,取证难度大。如话务窝点设在东南亚,转取款窝点在台湾,租用的服务器在美国,证据易灭失,难以形成完整证据链。

  鲍忠铁给出了一组数据:目前国内网络“黑产”的直接从业者超过40万人;若计入网络“黑产”辅助性质的上下游人员,从业者超过160万人;“黑产”可利用的因倒卖、遗失等原因而游离在市场上的身份证,约1000万张;“三件套”、“四件套”(身份证、手机卡、银行卡、网银盾)市场倒卖报价,500元到1200元不等;“黑产”在2016年造成的银行卡欺诈同比增长率约40%;网络“黑产”年产值约1100亿元。

一封了事治标不治本,逼近威胁源才能反欺诈

  2015年7月,这家融资规模已经上亿的互金公司砸下获客成本,只要投标即可领百元代金券。但这个优惠补贴计划被一伙来自湖南的团伙作案羊毛党给瞄上了。结果,密密麻麻的投资账户薅了代金券、全部买入7天期的超短标,到期集体赎回,包括代金券兑价补贴一起计入,拿钱走人。

策划组织者、拨打电话者、取款者、提供银行卡人、提供公民信息人,以组织策划者为中心,形成了一条犯罪的流水线。公民个人信息的购买、销售已经是一条很成熟的产业链。手机卡、银行卡甚至是话术剧本都可以在黑市购买。

秒拍精选


图片 2
不看脸你还爱TA吗


图片 3
会撩妹的爸是啥体验


图片 4
咸香浓郁的牙签肉


图片 5
新闻主播在鬼屋报道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7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以电话诈骗为例,往往骗子会以财产损失的方式恐吓受骗者,诱导受骗者交出个人信息,再实施诈骗。

热评排行

高级“羊毛党”会大量养卡。动态IP地址、海外服务器以及批量身份证、手机号码是其中的关键要素。购买所谓的“猫池”和“卡池”,一套可养500张卡的成套设备,市场价格大概在一万左右。一般卡商手里都会有十几套卡池。租用连上电脑装上相应软件后,就能批量注册互联网金融、电商O2O平台,薅取其中的返利套现。

  对依靠大数法则发放小额分散贷款的互金平台而言,网络黑产几乎是他们的天敌。对此类数据进行研究追踪的Talking
Data首席金融行业专家鲍忠铁称,大多数互金平台上70%的借贷损失,根源是诈骗;这其中,70%是有组织的团伙诈骗。

面对色情欺诈App时,网站虽然总是会被封禁,App会被提示有欺诈、吸费的问题,但是由于运营方没有触及,最后网页和App还是会改头换面在其他地方冒出来。

  此外,电信网络实名制的推行对“黑产”产业链中的相关环节是一次重大打击。从金融机构的技术升级实践来看,“人脸识别”也是一项对反欺诈行之有效的技术运用。第一财经记者早前从平安普惠相关管理层人士处获悉,该机构率先在2015年4月于风控环节中增加贷款申请人的“人脸识别”后,无抵押个贷逾期率显著降低,改善率在70%以上。

以微博上的“卖片党”为例,有些卖片党只是卖一些近期上映的盗版热门电影,有些则是利用色情诱骗数十元小额资金的,同样可以聚沙成塔。

图片 6反欺诈升级战

腾讯“守护者计划”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反电信网络诈骗大数据报告》显示,基于2017年7月-2017年9月三个月的诈骗发生情况进行综合分析表示,第三季度诈骗电话拨打1.97亿次,环比下降34%。

  网络“黑产”年产值超千亿

连环电话迅速让人生疑,笔者迅速在网页里输入了所谓的客服电话,发现这个电话此前还曾冒充其他电商平台以同样的套路行骗。笔者迅速意识到了,这是一起典型的电话诈骗案例。

图片故事

面对“羊毛党”时,多数互联网金融、电商O2O公司只会封禁有“薅羊毛”嫌疑的账号,却没处理封禁“羊毛党”背后团伙,因此“羊毛党”团伙打一枪换一地,专门瞄准那些有漏洞的优惠活动。

点击加载更多

逼近威胁源,帮助国家和社会在源头解决问题,这是从事网络安全的企业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当然,打击诈骗不仅仅是警方和企业的责任,也需要电信运营商以及银行等公司的参与。防范打击网络黑产,始终离不开政府、企业、社会的综合治理。

我要反馈

于是笔者决定逗对方玩一玩。在纠缠近20分钟的时间内,笔者一直装疯卖傻,问一些对方无法回答的问题,逼的对方恼羞成怒,在最后对方要问笔者详细身份证、银行卡的时候,笔者最终揭露了对方的身份,表示说一直在“逗你玩”。最后骗子扔下一句“贱人”,挂掉了电话。

  又比如,可通过填写信息来辨识“中介”:多个申请人填写的家庭电话是同一个,居住地址填写假的小区、或是不同城市申请人填写同一个小区名,是可疑的。

卖盗版片的往往还算“盗亦有道”,一般比较“讲诚信”,但这些所谓的“个人自拍视频”,实际上添加社交账号后的个人回复都是软件代码早已经设计好了的,付费之后就会得到早已经添加好的小视频,但多聊几句就会发现,这位“美女”翻来覆去只会说那几句话。

  原标题:网络黑产PK反欺诈:道高一丈还是魔高一丈?| 愉见财经

图片 11

关键字 :
套现盗刷App网贷

笔者还是人生中第一次陪电话诈骗分子浪费了20分钟的电话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