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给我读那本《绿色火腿蛋》

可是现在也真的晚了,因为我们一不小心已经长大,错过的弥补不回来。

“那你愿意接受我的投资吗?我知道你现在不缺这些钱,可是——”Sam支持Kelvin的做法,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在实际上。

所以Sam是好父亲,他懂得最简单却最重要的东西。

张琳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看他们出了学校大门之后才往停车场走去。今天下午开会的时候看到Anson手上已经不再是以前方霖为她戴上的那一枚戒指,现在她手上那枚独一无二的求婚戒指是Sam在英国为她戴上的,Anson这一次终于决定全心全意和Sam在一起了,现在的她是幸福的,她对Sam的爱被唤醒并慢慢显现出来,一日比一日深厚,这一切可以都从Anson的眼神和一些细微的动作中看出来。

只是好希望能有那么一个人,在可以用来回味的童年时代做那么一些事,哪怕只是公园荡秋千,睡前讲故事。
经历了这几年,仿佛已经忘却内心深处那些孩子气的愿望,忘了怎样为了买几毛钱的甲壳虫玩具苦苦哀求大人。

Anson和Sam对视了一眼,接着回答道:“暂时没有。”

其实这不是神马富有针对性的评论。
看电影被感动也是常有的事。。

“不用了,把你们俩带来就行了,东西我会准备好,你们什么都不用买。”

真的其实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永远弥补不回来。没有做过那些事,看似也这样成长过来了,但总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看到一些美好的东西心里一软,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失去的是些什么。

“Sam,我有一件事要和你商量。你也知道,张奕她们家是大理的,而我又一直都向往那个无拘无束又恬静美丽的地方。现在毕业了,我爸妈都让我去加拿大,之后回他们的银行,可我不喜欢这样被规划好的人生,我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我打算在洱海边买一套房子,进行装修之后在那个小渔村开一间客栈。我希望每天早晨是穿透玻璃的阳光把我叫醒而不是闹钟;我希望我能和张奕坐在柜台后面接待有着不同故事、由于不同原因而来到这里的人而不是整天面对那些数据;我希望我能带上画本、吉他、单反和Bobby,整天穿梭在那个小镇而不是麻木地开车上下班……我想做这些并不是因为我想逃避大学毕业之后所面临的责任,我也不是不想去接手父母的工作,他们都为我、为这个家辛劳了大半辈子。可是,我想趁现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等我觉得我是时候回来承担起应有的责任的时候,我一定会回来。到时候,爸妈就能够退休了,他们去帮我经营那间小客栈,我就回来帮他们管理这家银行。”

其实我们想要的就那么一点点,其实很简单。

Sam牵起Anson的手,打开门让她坐进副驾驶位。把门关好之后自己也上了车,同张琳挥手之后便开出学校。

所以Sam能为Lucy做的,其实已经比什么都多了。他说她值得所有一切的好东西,我知道很多家长也这么觉得,可谁真的会这么做,会这样义无反顾去爱,会这样毫不顾忌说爱。

“真的记着呢,谢谢,我的最爱。”

从Kelvin家出来后,Sam便动身去学校接Anson。

果然,朋友就是这一世自己给自己选择的家人。对于Sam来说,当初来到云南,自己最幸运的就是认识并结交了这今生的家人。Kelvin说出了他心里的一部分想法,真正的朋友是不需要将一切全都说出来的,对方自然能体会到,或许,在最开始的时候,他们的想法就都是一样的。对于Kelvin的邀请,Sam很感激,便答应了。

她一定会幸福的,张琳心想。

目录 但还是爱,深藏于心

“你的想法告诉叔叔阿姨了没有,他们怎么看?”Sam问。

散会之后,Anson、张琳还有其他一些老师一起从学院办公楼出来,剩下的事情总算的处理完了。放假之后的学校冷冷清清,只有一小部分留校的学生三三两两走过。

“那是当然,有Anson在怎么能不知道你喜欢什么。”

图片 1

“那就好,明天我和杜泽都没事,那就下午来我们家烤肉,就这么说定了。”

“找的我这么急,发生什么事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