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曾经有过一只HACHI

老爸后来跟我说 看到小H用头撞过门 就是那样的声音!

一个很沉重的声音把我唤醒,那大概是钟声。
后来,我被送去很远的地方。
火车车轮撞击铁轨的声音渐渐慢下来的时候,我到了这个小城。
没有太久,我就在车站找到了我的主人。
是的,我没见过他,但是找得到。
长大一些,我就去车站等他。车轮撞击铁轨的声音渐渐慢下来,他就会出现了。
开始,一天等一次。
最后一次,大概用了半生。
等待,
一天也不短,半生也不长。
……
我写不下去了。原谅我的不敬,冒充HACHI去想心事。
刚刚看了部电影,叫做《忠犬八公的故事》。
起初,HACHI刚到教授家的时候,发生的那些小事,总让我想到蘑菇。
蘑菇在家的第一个晚上,蘑菇第一次叫,蘑菇第一次舔我脖子,蘑菇第一次吃东西,蘑菇第一次生病……
HACHI弄坏了女主人花了一个月时间完成的工作时,我想,我没有精心的设计会被蘑菇破坏,可是,被她咬坏的的东西还是很多,严重一些的就有我从图书馆借的书。后来,蘑菇不在我身边了,我也只是喝醉了才偶尔会把眼镜放到枕头边。
后来我就控制住自己不去想蘑菇了,因为我知道,我在看HACHI的故事。
看着看着就开始眨眼,大概是鼻子酸了的下意识动作吧,然后就是痛哭。我一直在想,我想哭的时候,哭给谁听呢。今天才发现,那个时候最怕被听见。可以一个人偷偷的哭,不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吗?
其实看完也就结束了,HACHI不需要我去描写,我也没有那个本领。
只是我知道,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懂了,比如说,什么是“等”。
寒来暑往是等么?痴痴地望是等么?静静回忆是等么?
HACHI来自日本,影片的故事发生在美国的一个小城。HACHI主人是一位大学音乐教授。他的好朋友,一个日本人,在HACHI等他过世的主人时,来到HACHI身边。只剩下他和HACHI的时候,他用日语说,我知道你在等他……那是我第一次感觉日语好亲切——或许这种神秘而崇高的东方气息,已经移民到了日本吧。
不说灵魂,声音也很妙。
一个生灵被钟声带到世间,带到上天注定的那个人身边。然后在铁轨的声音里等待,等着下一次主人的呼唤。我拦过你不让你走,为此我还做了以往我不屑的小表演,你很开心还告诉别人这是我第一次玩这种小玩意。然后你去了,我等着送我去天国的钟声,路途同样遥远。飘雪,枯荣,毁誉,一切都在外面,心里有一座城,满城都是你的容颜!
送我一把锄,为你建座城。满城都是你,陪我这一生。
是上苍看小狗太悲苦,给他一个好主人和半生欢笑,还是上帝为教授看破音乐的真谛,给他一个精灵去聆听?
钟声为谁而鸣,我不知道。或许梵钟藏着大欢喜和大慈悲,只等你来敲。
 

无数种原因之后 小H来到了我家
它变成了我家的一员 但不等于我要像爱家人一样爱它
它经常随着一条完美的抛物线 从我的脚 到纱窗 然后再弹落到地上
我的巴掌功也因为它 无论是静止还是移动 掌无失发 掌掌响亮
随着它的长大 我确实 举手抬足之中确实也有些吃力了 慢慢的变接受了小H

2 无名
当时我在北京上学 并没见过这只小狗
据老妈说 可爱的很 是只蝴蝶犬 这无名 命也不咋地 无辜的失踪了 ~
老妈怀疑是邻居偷走了 因为偶尔还能听见它的叫声 所以 老妈一到夜深人静
就挨个楼栋找 希望无名能听出老妈的脚步声 小H 也尾随老妈
踏遍了小区每一个楼栋
  未果

小H经历过3只小狗的生离死别 我宁愿不要遇到它们 这样小H
也许能享受到更多的幸福

偶尔听到爸妈回忆起小H 至今他们也没弄明白 小H是怎么敲的门?
铁门太厚 卧室离铁门隔了一个200多平米的院子~

相关文章